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拾玖

捡起这个坑,发现有些细节自己不记得了,流畅度和感情节奏也因为年更(……)产生了问题,扑街。

想修改,但想想,一改又是要坑很久节奏……还是先赶进度吧,最近的两章收拢一下,有问题大家就当做……没看见!(吧

好像忘记预警了,CP如标题,请慎



拾玖

 

火堆很快就熄灭了。

不算大的空间里,摩挲冰壁的声音悉悉索索,在寂静中十分清晰,听在耳中像是黑暗中虫孑的骚动。

太冷了,高英杰跟乔一帆挤在一起,他们武功还未能独当一面,在这种时候只能尽量不让自己成为前辈们的累赘。

可是真的太冷了。

高英杰很担心王杰希,但看着庄主疗伤的样子也不敢打扰,抓着乔一帆的手小声耳语:“不能睡。”乔一帆点点头。王杰希一直注意着这两个小后辈,见他们这样,便问道:“害怕了?”

“并没有,”他们看向王杰希,又同时下意识得望向虚无之中,“……我们不害怕。”

“不害怕的话,”王杰希视线在黑暗中逡巡了片刻,迟疑了一会,说,“高英杰,你去帮叶修和周少侠吧。”

叶修听到那边所说也问起来:“你呢?怕不怕?给你点个火?”

“不用,”周泽楷顿了下,“也不怕。”

“其实我身上还有几个火折——”

一道幽暗的蓝光一闪即逝,锋利的刀刃贴着叶修的之前挖出的痕迹稳稳切下,打断了叶修的调笑:“我不是那些孩童。”

叶修揉了揉鼻子。

此时高英杰摸索了过来,哆嗦着给人行礼:“晚辈高英杰见过……”

“行了,”叶修很准确得在对方肩上拍了拍,“王大眼怎么教出你这个傻孩子——”

王杰希默默挑起眉。

叶修蹲下,引着高英杰摸到略低的位置:“你有兵器吗?嗯,匕首不错,沿着缝隙,用切的。”

周泽楷在一旁听着,叶修跟后辈说话时的感觉有些不一样,虽然似乎还是有些赖皮没什么正形的语调,可听起来就是多了几分耐心和平和。他身上似乎蒙着一团灰雾,让人捉摸不清,周泽楷与他数次相处,心路几番起伏,最终也不知要怎么对待他才好。

可当云消雾散的缝隙,似乎可以窥见……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其实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当凶险,依照探看,现在的冰洞是个略长的葫芦形,大雪与冰把原本的出口封住了,而且冻得相当结实,往上不知道是多少丈的雪山,往下不知多深邃的冰渊。他们手里的兵器就算是闻名天下,在此处都不如来一柄铁铲更有用,更兼为了避免太大震动再次引发什么意外,只能以内力融掉些许再往外凿。不说叶修的刑天蛊,就是周泽楷,也是左肩痛如针刺,肩膀之下冰寒入骨,其他伤口都不值得一提。

高英杰在想,他们是要困死在此处了吧。无光的洞内,他只能靠听的去辨别叶修和周泽楷的行动,若是听到一点怀疑不定的焦躁,他觉得自己都会在这虚无与囹圄中窒息。漫无边际的死亡滋养着畏惧之心,也许回到师父身边就不会如此了,高英杰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慢慢的继续向外切挖。

“好像,听到了振翅的动静。”他颤抖了声音抬起头。

叶修无声笑笑,揉了揉他的头发。

——在完全被雪色覆盖的群山之间,如尘似雾,停驻了一群云海般的飞鸟。

 

 

心中存了事,亏邱非年纪轻轻却气度绝佳,外人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青年会四大商会轮流坐庄,以重金引年少英杰争相出战,久而久之,杨城商贾聚集,江湖争锋,也是各门派弟子崭露头角的好时机,格外热闹。邱非在青年会递了信,定好了庄子,正想去岭南商会处打听哥舒世家的消息,却在大街上迎面遇上一群夷人。这些夷人身高八尺,体格壮硕,塌鼻深目,面貌凶狠,人人身后背负凶器,或斧或刀不一而足,闹市之间与几个少年弟子起了冲突。

“你们都说我等外族人粗俗野蛮,老子倒要问问你们,狗眼看人低,寻衅滋事,又是中原人哪门子礼仪?”

夷人头子算是略矮的一个,但也身强体壮,更令人讶异得倒是他出口虽然官话不准,却很懂出师有名那一套。

被质问的少年弟子支吾半晌,被同行者推了数次,干脆蛮不讲理的大喝起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这些蛮子不在你们野地里放牧,来我们这青山秀水是何居心!必有阴谋诡计!”

且不说前因后果,他这话一说倒占了几分歪理,至少围观者都心中计较起来。夷人们听闻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本就性格大喇喇,又是做得关外那穷山恶水的生计,自然是动手讲道理。

邱非在一个卖书画的摊子之后皱了眉,这事如此一闹,便不得善了了。

那夷人头子却制止了他那帮兄弟:“这话他奶奶的真是够劲,我们也不怕事,你要出这个头,老子给你个机会,”他把腰间短刀抽出在手臂上一划,热血洒在尘土之上,“生死不得寻仇,打不打!”

“这……我……”

夷人先摆上了阵势,狠狠将了一军,那少年弟子何曾是这些夷人的对手,周遭的人也不再撺掇了,胆颤得只想往人群中躲。

夷人见此纷纷大笑起来。

“堂堂华夏儿郎,先毫无教养寻衅滋事,又为一己之私信口开河,人家堂堂正正下了战书,却又畏畏缩缩,真是何等不堪!”邱非忍不住怒骂,一步踏入站圈,亮出手中长剑施以武人之礼,一段剑光,也是将血撒在地上,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生死状我来接!”

夷人头子稍稍收了笑,打量一番:“你来接?”

周围百姓大多躲避,可各路武人却越来越多,窃窃私语,看戏者众,有人道:“嘉世的人,叶秋一伙的?”

邱非恍若未闻,肯定道:“请出招。”

夷人头子正色道:“那便来!”

狂风骇浪!

夷人以刀为战,出手便是雷霆之势,大开大合,刀气霸道,似若狂沙席卷,邱非置身其中,目如直视日光,呼吸之间热浪滔滔!

自己绝非此人对手。

邱非遭逢大难,然心水如镜,死战既接,绝不退缩!剑锋挡开刀势,七纹剑一剑生三纹,纹成气象,大象万千。剑而速,速而通,通则达,剑剑叠垒,胸中长虹万丈,亮剑之后一步不退!

——

有芳花染露水,叶落香榭中。芍药绝色,枝叶飞掠,处处含香。

邱非起了死战之心,刀光剑影的间隙,只听得身后有一声断喝:

“谁在老子店门口打架!”

花瓣枝叶至柔至刚,硬生生将刀与剑都挡了一瞬,再看,已有长鞭后发先至近至眼前,炸出响光!来人是怎样竟看不清,两人步法相交之际,也不知如何,邱非就被人推了一把,踉跄而不倒,一直退到刀光之外。

“哪来的混蛋,”那人边骂边打,鞭花四起,步步紧逼,顷刻与夷人战做一团,“看不见这是我家做生意的地方吗?”

夷人只战不言,刀气更是狂妄,与长鞭缠斗,刀刀迫在要紧之处。长鞭亦是飞天遁地,招招神出鬼没。

一时间双方分不出上下,众人也看不出蹊跷,尽是飞沙走石,刀气鞭影,骇人得很。

邱非好容易站稳,捂住心口,狠喘一口气,回头看这是挡了谁家生意,却是一副酒招子赫赫扬扬,酒楼牌匾上书:浅华千凤阁。

 

 

昆仑山中,正是一副奇景。

话说,这几日昆仑山尽是些奇人异事,久安坊的村民险些被吓破了胆,纷纷躲在屋中不敢出来。可长在屋中也不可,于是等一切异动都没了,少不得有些胆子大的猎人要出去探一探,只见在山雪崩塌的方向,云山雾海,起伏涌动,似是天女白练仙宫起舞。年轻的猎人唤出老猎人,带齐了装备,小心翼翼前去探看,近了才发现,山雪皑皑,皆是群鸟,不断轮次俯冲,向山崖下去,衔雪而回。

仙人?佛陀?

还没到那处,已经将这奇景奉为神明。

不等他们跪下磕头,前方有位姑娘骑马飞驰而来,见到他们,来不及下马,对他们朗声道:“多谢乡亲们前来救人,烦请将人送至兴欣客栈,必有重谢。”说着,向那为首的老猎人抛下一碇银子。

够他们所有人活一年。

不管老猎人开没开口,有人抢先答了:“兴欣客栈的唐姑娘,我认得,你只管说,我们必定帮忙。”

唐柔焦虑得回头望了一眼鸟群,这边有人已经过去接下她马后驮着的伤者。

“麻烦各位乡亲父老了,现在可否有人带了绳索?”

“有的,”一位年轻的猎人站出来,拍拍腰间,“采雪莲的绳子,又结实又长。”

“那就好,”唐柔自是不扭捏,示意那人也上马,“坐稳了,我们这就出发!”

 

山沿下约五十丈处,零白翩然落在周泽楷的肩头,亲昵得蹭了蹭。

周泽楷解下腰间一块白玉,挂在零白足上:“带给师父。”

王杰希瞧见:“……轮回剑意正是坐镇武林盟,是该告知。”

叶修已经退到最里面,找了个地坐下,怀中抱着千机匣,咳了好几声:“不知上面是何光景,大家还是保存体力,静待为好。”

王杰希伤势最重,出力最少,没有异议。

过了会儿,叶修察觉有人在他身前坐下,探手伸往他颈间。他下意识将人打开,不防被人闪过,更是钳在他颈侧,指腹稳稳搭在他脉搏上,然后他听到周泽楷半疑惑半冷淡道:“你的刑天蛊?”叶修正是身心俱疲,完全没了脾气:“我说周大侠,你知不知道掐脖子是要死人的。”

性命攸关的地方,学武之人的命门。

叶修这么说了,却怎么也没猜到周泽楷的回答:

“我故意的,学你。”

叶修秒懂:学我调戏人。

“……你怎么不学点好的。”

周泽楷等着叶修答,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得收回手,指尖那一点灼热似乎还在鼓动。

——是那道蛊毒红线。

叶修并不在意,说了句大实话:“我还没到死的时候,现下不妨想想,三零归一楼的人,是在哪儿等着我们。”

“正是,”王杰希在此时插话,“之前他们出其不意——”

叶修接上,道:“从现在开始,也是我们下埋伏的时候了。


 
   
评论(14)
热度(143)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