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拾捌

……还要赶着去上班QAQ

晚班好苦

只有上,在生日这天表示一下,最近几天会努力都更一下的QAQ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爱你ლ(′◉❥◉`ლ)


阅读须知:

tag没有伞修跟邱叶,是因为一个是双向单箭头一个是单箭头,前者尚未开始就结束,后者……剧透不说了

总结一下就是,伞修是两者的回忆,邱叶是一人的憧憬。

周叶才是故事的主线。

雷的姑娘就不用继续看了_(:з」∠)_




「拾捌」

 上

 

 

从冰雪之下射出一支锐利的袖箭,刹那之后破空声仍旧震颤,像是琵琶弦千军万马后的余音。

 

时下武林,英才辈出。

前有叶秋的却邪,七纹剑之名力压群雄,曰“魁枢”。

不过自从叶秋被驱逐离开嘉世山庄,通敌叛国的消息传出,江湖里的人论起英雄都不太提起他,一叶之秋的名号也早已蒙尘,如今另有九州器绝之说。

周泽楷的双匕碎霜荒火,曰“铭王”。

王杰希的软剑尘星,曰“奇诡”。

喻文州的暗器灭神,曰“魇身”。

黄少天的长剑鸣光,曰“杀机”。

韩文清的拳法决焰,曰“狂悖”。

而眼前这枚小箭,却让人想起另一个名号,袖箭,撩影。

说起撩影,其实并非什么了不得宝刀宝剑,持者只知姓杨,身手也并非多么狠辣厉害,却当得起神出鬼没四个字,出手即见血,飞影乱心,杀武夺命,如影随形,防不胜防,三零归一楼里的单子,倒有半数出之其手,也是直到如今,方才传出一个不知真假的姓而已。

江波涛见之大惊,失声喊道:“背后!”

然而他话音未起,周泽楷已察觉其中厉害,那一柄袖箭速敏,锋利至极,贴足心破雪,周泽楷滑步向前急避,反握招魂幡自身后打出一片雪幕,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称赞一声好。

周泽楷这一避竟是掠开了数丈有余,江波涛本还有些惊惑,饶是他跟在大师兄身边多年,也没见过周泽楷对哪一招如此忌惮,然而他思绪未落,目之所及又有数只飞箭追影而去。

撩影……

乱武!

外人看起来大惊,身在其中的周泽楷更晓得这招的厉害,第一枚袖箭既是杀机又是牵制,接下来袖箭三十六枚以最初的一枚为引,参差轻重各有章法,每一枚都贯有精纯内力,绝非一般武器招数可挡下,不给人一点退路,刹那间逼近。

诚然这一招过后,施箭者必定内力空虚,十分危险,然而这豁上性命的一击,哪里又是轻易可以让人抢得一丝生机?

周泽楷并不是个傲慢托大的人,只听昆仑山雪风中又是一道轻锐风声,却是碎霜荒火齐齐出鞘,剑光交织,于一息之间打下袖箭九枚!

可是不够,还不够!余下的二十七枚袖箭在气机牵制之下,更加刁钻古怪,其中一枚直击心脏而来,近在咫尺,而硬冷杀意已然触及骨肉肌肤!这几近孤注一掷的杀招,果然不是轻易可全身而退,周泽楷当机立断,避开必死的袖箭,又是飞退数尺,这次九枚袖箭打落七枚,一枚划破眼角,一枚正是瞄准心脏的袖箭,躲避之下扎入腰侧。

还有紧跟而来的十八枚!

饶是周泽楷内力深厚,反应绝佳,呼吸之间避开十八枚袖箭已然到了一口真气的末尾,更有眼中流入一抹红色,腰间袖箭来不及拔出,尖头在伤口里扯动。

江波涛在袖箭击出之时已经赶去帮手,然而周泽楷与袖箭的速度都在他之上,一扑之下却是无能为力:“大师兄!”

簇!簇!簇!

又有三枚袖箭正中右臂、左踝、颈侧。

周泽楷此时已经无法保持姿态,发髻散乱混着少许血色,跌下半卧,碎霜扎入冰层勉强撑在雪面,荒火狠狠打开冲着腰腹而来的第九箭,然而最后八箭,终是将人逼到了绝地,喉间、心口、眉心……全然都是避无可避。

千钧一发之时,有奔马冲到江波涛身边,这奔马早在袖箭初出之时便疾驰而来,马上之人借势飞出,快如闪电,一把奇怪的伞后发先至绞开七枚袖箭,再一手死死撰住已经要刺入咽喉的最后一枚,拳头停在周泽楷面前,滚烫的鲜血从指缝连续不断的落在周泽楷衣襟上。

时间似乎都停在一霎。

立即反应过来的恰是周泽楷,拔出碎霜毫不犹豫得掷出,足足陷入冰里六寸有余,只听得几不可察的兵器相接之声,是三零归一楼的刺客!江波涛离那处最近,又与周泽楷素有默契,长剑即刻循声刺入,轻诧之后渐有血色漫出。

“乱武之后,必定体疲身乏,正是拿人的好时候。”又是一把突来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云淡风轻的看戏意思,是喻文州骑于马上,他性格温文,喜静不喜动的派头,唯有素灰的披风在风里扬起半幅,此时此刻格外令人恼怒。

江波涛忍不住笑而讽道:“喻阁主觉得这冰雪风光可还好看?”

喻文州抿唇微笑,只道:“蓝溪阁与轮回剑意虽非同气连枝,但也不想被人误认了人情,什么马可踏雪疾驰,赶来救了你大师兄一命,何不好好看看?”

这边又有人道:“聊天很开心嘛,不看看那刺客吗?”

江波涛平复了一口气,转身朝叶修行了一礼:“前辈,暂且先受我一辑,此事过后,轮回剑意必有重谢。”

周泽楷说:“去看看。”

江波涛领命而去,周泽楷视线便落在了自己胸前的一片鲜红上,那血色尚且艳丽,温度极高,烫得人喉间发紧。叶修捡回碎霜,抛给周泽楷,又走来塞给他一把铜钱,很有前辈风范道:“趁手的兵器怎可乱丢,今日见到了暗器的厉害,周大侠身上也备一点比较好。”

周泽楷不言不语,打量叶修脸上无一异色,浅浅蹙眉,想起他之前言行,两相之下,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怎么,吓傻了?”叶修奇道。

周泽楷眼睫一眨,眼角一颗血珠滚落,探手牢牢扼住叶修手腕,迫他将手展开,只见那细腻薄韧的手掌一片血肉模糊,伤口狰狞,几可见骨。刑天蛊蛊毒炽热,寒气不断化开,冰火之下满目疮痍。

叶修却不闪不避笑弯了眼睛,大大方方的说:“看好了周大侠,这都是为了救你,你可欠我不少。”

这边话还没说完,那边居然是喻文州提声喊道:“雪里有诈!”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与周泽楷同时跃起,顷刻之间,脚下冰层片片断裂,山崖剧颤,竟是三零归一楼埋了同归于尽的火药!自然之力,绝非人力可撼,形势再次逆转,龟裂一瞬百里,两人处在中心位置,四面八方皆逃不过,周泽楷只来得及拉了一把叶修,再落下便是在乱石冰凌之中,震骨的剧痛,再不知今夕何夕。




 
   
评论(13)
热度(127)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