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韩叶][架空捉鬼]遗都夜事。之一 骨花「贰」

之一 骨花


「贰」

 

晨昏线昏线之后,被居住之人戏称为灵都的贫民窟,先入眼的是大片的烂尾楼,阳台大部分都被木板雨披封闭,时不时有人的叫骂传出。往里走也有规划的街道和一些商店,大部分都破旧不堪,被分割成许多小房间,住满了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十年前联邦政府在贫民窟建立的第一所小学,如今也只剩下三间教室,其他的地方都被居民占据了。

程成所工作的超市已经是比较像样的地方,有约五个平方,卖烟和酒,也提供一些粗糙的迷幻药,几盒巧克力过了保质期五六年,依然放在货架的最高层没有开封。墙壁肮脏,一碰就掉灰,里面堆满了纸箱,似乎埋葬了什么东西。

今天值班的小哥昨晚刚熬了夜,没精打采的低头玩着手机游戏,那手机有九成新,最新型号,不知是从哪儿弄来的,轰轰轰的枪炮声还是立体声,夹杂着获得金币特殊炮弹之类的音效。有客人来了也不抬头,咬着烟说:“红皮烟一包70,白皮烟一包90,酒一概50一瓶,售出概不退货。”

他不知是哪里的口音,咬字十分奇怪,说得飞快也不管人听没听清。

“你认识程成吗?”

“程成,谁啊?不认识?”他随口答。

“他是这里的员工,你应该认识。”

超市小哥被打岔,飞船啪一下撞在怪兽身上死了,骂了一声我操。

“你TM谁啊打扰老子……”话说到一半,他住了口,面前的男人一袭黑色风衣,肩上蹲了一只碧眼黑猫,原本也能算是帅哥,但一脸肃重带有厉色,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他说不出话来,那黑猫更是诡异,鬼气森森。

“程成。”那人又说了一次。

“……靠,你找他干什么!他失踪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说不定是跟马子跑了。”小哥喊得色厉内敛。

然而来者全然不曾为他的咆哮有什么退缩,手压在凌乱的收银台上,简单的动作,被他做出来压迫感十足。他注意到那只手,手指长而有力,指节鲜明带有薄茧,看起来非常稳,用灵都的话说,这是杀人的手,绝不会因为染血而停下来。

他忍不住抖了抖。

灵都跟市区不一样,不管政府如何宣扬破除迷信和愚昧,贫穷和混乱总是会滋生毫无根据的恐惧,超市小哥想起最近在流传的灵都传说,手机都拿不稳,啪得掉下去。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说你知道的。”

“他、他们都说,程成是……是被鬼杀了,”超市小哥飞快接下去,“失踪的不只他一个!还有几个,找不到尸体,也找不到活人……”他开始神经质的敲着桌子,“你去问筒子楼里的四佬,他手底的一个小弟,头天还在街头打人,第二天就死了,却死了有一个星期!”

来者丢给他100,拿走了一包白皮烟和打火机。

 

“啧,不纯。”

叶秋努力把烟含进猫的嘴里,抱怨道。

韩文清直接把剩下的丢进了的垃圾堆。

“我靠!”叶秋抢救不及,再看着韩文清猫脸上写了可惜二字,“我只是随便说说啊,浪费你懂不懂。”

“找回身体你自己去买。”

韩文清步子大,走得快,叶秋要赶上得一路小跑。

“刚刚那小哥的声音我听过,是七个人之一,是他把程成丢进了水沟——怕程成没死透。”叶秋郁闷的跟着韩文清,因为被嫌弃有烟味,一扑上去就被扫下来,“他和程成一起追一个女人,两个人都被甩了,情敌是市区的一个开酒吧的,他比不上,嫉妒心都往程成身上堆。”

“程成又是什么人?”

“孤儿,从小在贫民窟长大,不过小时候上过几年学,识字,还会画几笔,那个女人还挺喜欢他的,可惜他没钱,”叶秋跑得呼哧呼哧喘气儿,“那小哥确定程成淹死后带着那女人来过,说是情敌杀的,要那女人跟他好,那女人丢了三块钱在水沟里拜祭了一下程成,甩了他一耳光走了。”

“你知道的挺多。”一人一猫从超市出来后顺着路转了三个弯找到了筒子楼,前面不知道怎么的,积了一地的水,还散发着酸腐气,火药的硝烟气从筒子楼的中间飘出来,水里有鞭炮炸出来的灰。

韩文清停下了脚步,低头瞅着叶秋。

“当然,那女人后来一个人来对着尸体说了三个小时的八卦……别动!”叶秋顿悟,当即顺着韩文清的裤脚三下五除二重新扒回了肩膀,还把肉垫伸给韩文清看,“喏,很干净。”

联邦有名的阎王脸韩文清似是表现出来了点笑意。

叶秋倒是见怪不怪,后脚在肩上一蹬,不知死活地攀上了韩文清的脑袋,软乎乎的肚皮像是小火炉一样,贴在头顶。

“是……招魂幡啊。”叶秋登高后往筒子楼里望,一角白色的布晃过视线,隐隐火光随风势盘旋而上,晴天朗日之下,硬生生带出一股遮天蔽日的阴霾。

“喂,老韩,里面应该是在做法——喵!!!!!”

叶秋又被扯住了尾巴,在韩文清手里倒提着空中乱刨。

“我去,疼啊疼啊,那是尾巴!尾巴!”

“闹腾。”韩文清点评。

 

叶秋甩甩还酸麻的尾巴,不情不愿地在韩文清肩上趴好。

筒子楼是灵都里比较正规的建筑,不过周围都被层层叠叠棚屋盖住,韩文清大步跨过地上的积水与灰泥,军靴踏在如今很难见的青石板上,发出摩擦的吱吱声。外围的棚户人都不在,只有一些嶙峋的恶犬,危险的盯着路过的陌生人。

叶秋的目光扫过发出低低吼声的恶犬们,它们的牙齿尖利,充满了血腥气,吃生肉而活,有着死亡的气味。

韩文清和叶秋更靠近了那处招魂幡,以那魂魄的旗帜为中心,聚集起来的人挤在筒子楼之间细长的缝隙里,一人一猫穿过低矮逼仄的棚户站在了人群的尾端,听见了如同泣诉般的经文飘来,那声音尖细,似乎被人掐住了喉咙随时会断,却又延连不绝,吊着最后一口气,如同游丝。

叶秋瞄了一眼韩文清,见他仔细分辨着那经文,尾巴似是举累了似得,晃了晃,悄悄搭在了韩文清背上。

“我去,这是《鹧鸪罪法经》……”叶秋转头在韩文清耳边小声说,“五十年前西南蜀地新兴的教派,教义中奉四凶之一的饕餮为首,招魂,食魂,人死而亡,魂魄散尽,不再轮回受人世苦。”

韩文清嗯了一声:“这经文念得不熟。”

他们一边低声交谈一边向前行进,大多数人是在看热闹的,年轻人围在外面嘻嘻笑笑,见他们挤进去反应不一,有些故意使绊,有些想趁机偷财,却也有几个听入了迷。

“老韩你去找念经的。”

叶秋不待韩文清接话,三两下便窜了出去。黑猫体型小巧,身体灵活,人群中踩着脚背,很快接近了那几位信徒的身边。那几位信徒不过二十岁上下,打扮各异,一时看不出有什么共通,叶秋仗着自己现在并非人身,凑在一人脚下蹭了蹭。

“小黑猫,”那人略微低头瞧了一眼,用脚尖踢踢黑猫的肚子,倒也和善,“怎么会到这来,不怕那些狗么。”

叶秋的心被小黑猫给击中了,他作为一个以千年计的老鬼,被这么个毛孩子调戏说小猫咪,真是不寒而栗,于是他龇牙喵了一声,然后一爪子抽在那人的腿上。

“卧槽,还挺凶啊。”

那人弯腰把黑猫抓在怀里,他的一个伙伴笑说:“李励你自己都养不活,还养猫?”

李励手里把黑猫又抓得紧了些,说出来语气很温和,话语中的内容却天差地别:“待会儿送给魂主,都说黑猫通灵,应该会喜欢这个容器。”

此后几人再不言语,叶秋听得清楚,这魂主到底是个噱头还是真的有几分本事倒是条线索,于是安分卧在李励手中。

再说韩文清这边。

韩文清本来是在外围,叶秋跳走之后便自人群中挤了进去,灵都的居民大多不好相与,见有人挤来挤去也有人想找个由头大打出手,韩文清身为韩家家主,平时里已经是不怒自威,碰见这些生事的,一眼瞪过去,那些人先脚软了。

四大家族里叶家主鬼,苏家主灵,韩家主战,易家主咒。

战,则斗气万千,天火红莲,魑魅魍魉为炬,鬼神仙灵莫不可挡。面为鬼峭,手捻破瘴之决,火鬼烈焰,燃烧通天大道。是唯一的破天之力。

韩文清一路无事走进了内圈,看热闹的人少了,里面围着的年纪都比较大,望着中间一脸虔诚与艳羡。韩文清跟着望去,招魂幡竖立在一起简易的木板台子上,幡下有一带着鬼面的男人,身着丧服,手中执一柄涂得漆黑的长剑,经文正是他在吟诵,依旧断断续续,明明也是阳光照耀之时,却泛着鬼气森森。

鬼面男子诵读到了尾声,最后一个音节陡然尖利,手中黑剑以手腕为中心在空中画了一个端正的圆,剑尖划破他身前木桌上放着的长条物,包裹着长条物的白布竟渐渐渗出血来。

那是行将就木的人的气味。

韩文清倒是听说过此教派的仪式,教徒剩下一口气由德高望重者在招魂幡下杀死,死后魂魄会随着经文缠绕在招魂幡中,最后随着大火与招魂幡一起烟消云散。

黑色的剑笔直刺入,鲜血开始一股股的冒出来,将四周的一切都染成了死亡的红色。韩文清自是看惯了这些,然而台下的那些信徒却口中念着古怪的经文,齐齐跪下,朝刽子手与死者膜拜。

一时间尽是一片低低嗡鸣,除去后排看热闹的人,台子周围只有韩文清还站着,十分突兀。鬼面男子也发觉了这位与灵都格格不入的陌生人,黑剑抽出,溅出半边血线,手腕一翻插入台下,微微低头朝他看去。

他身形单薄,头发乌黑,握住剑柄的手十分修长白皙,让韩文清有种奇异的熟悉感,自己应该是认识此人的,但又不是他知道的任何一人。

仪式还在继续。

鬼面人隔着面具盯着韩文清,举起桌上点燃的白烛,至胸口处,手松。

烛火落在木台的瞬间,一簇烈焰即刻熊熊燃烧,把整个木台和招魂幡包裹。韩文清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热风扑面,吹起地面上的沙尘,他看到鬼面人自烈焰中踱出,衣袂丝毫不乱,手指轻轻搭在面具的一角,向上抬起露出下巴,朝他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唇角轻抿,毫无血色。

 

仪式结束,前面的信徒还在顶礼膜拜,李励几个年轻的信徒已经从外围走了,叶秋窝在人怀里也还安逸,时不时打个哈欠,伸爪子在身上挠挠,轻松愉快的登上了位于最西边的筒子楼的最里端。

灵都里每寸土地都来之不易,这座筒子楼的第四层却整个被打穿合成一间狭长的大厅,但毕竟是落魄的贫民窟里,整个房间依然凌乱昏暗,没有多余的东西,只在尽头摆了一张四柱古床,挂了灰白色的纱帐。

没待叶秋打量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梯处飞快的接近,骂骂咧咧的,但中气不足,魂伤体虚。

“李励你这混小子,怎么到魂主的房间来了。”

卧槽,这就溺杀海棠的那个人。叶秋爪子一弹,狠狠在李励手臂上一抓,尾巴一甩,挣脱出去跳在了地上。

“四佬哥我——哎哟我草,这猫抓人,快抓住!”李励和他的几个伙伴反应也快,叶秋刚落地就有人抓了过来,叶秋折回从那人身下窜了过去,对面的人却是一脚狠狠踢来,黑猫的身体柔软,一步未落实就变向,扒上墙壁弹出,躲过这一击。

但猫再灵活身量也太小,叶秋又不是原主,带着好几个人上天入地的跑了五六圈,累得他要挂了,咬咬牙,再又一次有人的大脸凑来时候一爪子抓出几道血痕,踩着对方的脑袋扑上了窗台,然后顺理成章的从四楼逃了出去。

如果叶秋没有在掉落的时候想起来这是四楼而且自己不知道怎么降落的话。

早知道就应该血书留言“四佬在楼上”才对啊!

千钧一发之际,叶秋拿指甲在脖子上千机一撩,拨动一颗麒麟骨,那麒麟骨闪现异色,更加通透,骨面刻的图案闪烁不定——

「鬼主有令,尔等凶兽俯首,穷奇招来!」

却没有反应。

……因为是猫爪不能结印。

叶秋想起一个笑话,他现在最想喊的两个字,莫过于……

变身。


====

被人点赞了好开心>//////<

不过因为这文的梗很没出息的晚上不敢想……so……慢……_(:з」∠)_

 
   
评论(7)
热度(101)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