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韩叶][架空捉鬼]遗都夜事·骨花 柒

居然没有坑!(喂

我真是对韩叶有真爱…………………………

===



[韩叶][架空捉鬼]遗都夜事

之一

骨花



「柒」

 

插科打诨的时间总是挺容易过的。

在被当成拐骗犯需要面对警察的可能面前,韩文清终于意思意思揉了揉小叶秋的脑袋,然后把他抱了起来,小叶秋心满意足的趴在韩文清肩膀上向粉店的服务员挥手,完成了他卖萌的梦想。

韩文清千多年前起就看不惯叶秋没个正经的样子,没走两步就把这位丢了下来。叶秋撇撇嘴,伸手拉住韩文清的风衣衣角:“老韩,我现在可是一分钱都没有。”

韩文清想把他手打开又觉得现在看起来不太好,皱眉:“没指望你。”

“那就放心了。”叶秋兴致高昂得指着路边的超市,“我要吃薯片!”

“……”韩文清。

叶秋仰头眨眨眼:“老韩,我都好几年没吃过东西了。”

“……”

“还是你觉得给我买包烟比较好?”叶秋表示我不挑。

“……”

韩文清还是用一包薯片塞住了叶秋的嘴。

他们这一折腾,赶到晨昏线附近最大的商场时正好开门,叶秋特别自觉地说:“放心,我不会掉渣子的。”

韩文清冷笑一声。

照说叶秋现在这一身并不是不好,而是太好。

蕴含灵气的千百年的桃枝,幻化出来的童袄自然是最上乘的丝绸,最鲜亮的颜色,最严谨的制式,如此一来,叶秋走在路上特别显眼,看起来像是现在所谓“国姓七族”的小公子,极其招摇。

——叶苏韩易都不在排行里。

童装在五楼,叶秋过足了垃圾食品的瘾,顺手把剩下的包装纸丢给韩文清,自己真像个小孩子一般欢呼着冲进了衣架之间。

韩文清倒没再生气,找了个垃圾桶把垃圾丢了,目光一直跟随着叶秋飘忽的走位。

商场里灯光充足,交相辉映,照出他脚下淡淡的影子。

 

 

+++

 

“影子?”那叶姓幼童灿然一笑,手一松开,怀中木剑却浮于空中,不动不掉,“这点小事,何需影子来呢?那家伙傻得慌,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什么?”这话说的玄妙,就是韩文清一下子也没弄明白。

叶秋歪歪头,可爱吧唧得看着他,木剑却簌得飞出,正正插在韩文清脚前,切豆腐似得,插入青石砖铺就的地板足有五寸。

韩文清右手握拳,有隐隐赤色火焰缭绕。

只见那孩童轻巧一跳,就跃出了数丈远,金玲颤动,沙沙作响。韩文清随即追击而去,刚行半步,木剑拔地而起,如有人手持般,直接朝他脖颈要害削去。

韩文清不急不惧,将自己这一步踏实,身侧避开剑锋,瞬间狠狠一拳与木剑拼了一记!

他出拳带风,激起天火漩涡,与木剑相接之际,压不住的火焰肆掠,旁边喝茶的两人早就避开,而剩下的茶具此刻被那火焰之风暴烈击出,落地之时已是被烧成黑沙。

叶秋轻笑道还挺厉害,正准备继续出手,结果罡风猛烈,他人幼身轻,又没有影子压重,浮在空中,一不留神就被吹得“哎哎哎哎”得飞了出去。

韩文清眉头一竖,从没想过要对分年龄对谁手下留情,当即夹势紧随就要一拳揍下去——

“叶秋,你又胡闹。”

白雾之中有一老者踱步而来,左手一挥就将韩文清的攻势拦下,不过也没偏袒叶秋这(看起来的)熊孩子,揣着屁股把他踢了回来。

韩文清行了一礼:“叶叔叔。”

叶壹指着叶秋笑骂:“让你铺个结界,又闹什么乱子,快给你韩兄长道歉。”

叶秋捂着屁股:“诶呀老爹,我都十六岁的人了,给点面子啊……等等等等,别扭耳朵。”

“不需要道歉。”韩文清这不是宽大慈悲,而是看不上。

叶秋有话说了:“要道歉也不是不行,可我们得弄清楚了,先动手的的确是我不假,可把脸色丢给我看的可是你,你倒是说说,叶韩两家同为斗数之家,你为何对我一脸敌意?”

“……”这话说的韩文清还真不知怎么反驳,天生的样子,刚刚没看见叶秋的影子,又以为是有鬼怪蒙蔽之,“我向来如此。”

“所以这还怪我了?”

“行了你这小子。”叶壹在叶秋脑袋顶上敲了一记,“干活去。”

叶修从叶壹身后探出一个头,十分纯良得对叶秋笑了笑,叶秋看见弟弟来了,上去拉着他,跟着一人手里抓了一个金玲,两人迈着四条小短腿继续去布阵。

沙沙沙,沙沙沙。

这边叶壹笑着摇摇头,对韩文清道:“连累你了,跟我走出去吧。”

叶壹走得不快,可似乎能日遁千里,只见身边亭台楼阁茫茫大雾中后退闪现,不出十数步,就带着韩文清站在了易家老宅的一处偏门外,门口停着三辆清漆马车,日光照上去也是雾蒙蒙的。

不远处第四辆马车正缓缓走来,近到跟前后,门帘一挑,一位清秀少年从马车里跳下来,他也不过十六七岁,穿着外头挺流行的黑色西装三件套,踩着黑皮鞋,乍一看还是以为是滩上哪家老板的小公子。

叶壹见他就说:“又是叶秋把马车丢给你了?”

“叶叔叔,韩兄。……也不是,又是车又是人,小秋忙不过来,我给他搭把手。”

这人就是苏沐秋了,苏家主灵,老宅在名山大川僻静之所,不过这一代的继任相当入世,听说在沿海过得不错。

叶壹点点头,小辈的交情他不用多管……诶,反正自家叶秋吃不了亏就是了!

待叶壹走后,留下的韩文清和苏沐秋有那么点冷场,实在是因为两人不太熟。

韩文清刚刚被叶秋戳中短板,有那么点说不出的不自在,咳了一声,难得主动找话说:“叶家兄弟都没有影子?”

“……”苏沐秋脸上微笑,心里简直被雷劈了,韩家这个居然也会八卦?!

“嗯,是这么回事,也不是秘密,”虽然苏沐秋觉得戳在前面是叶家鬼阵,后面是四两尸骨车的地方跟韩文清八卦实在是很奇怪,但感觉喊韩文清一起去哪儿边喝茶边八卦更奇怪,于是忍了,“叶家双生子,前所未闻,而且你也看到了,两人成长缓慢……其实是因为他们本是两人一体,一为人,一为影,所以吧,这两人都是没有影子的。”

“叶秋是人?叶修是影?”

苏沐秋摇摇头:“这倒是不好说,叶秋满嘴跑火车,他的话我可不敢信,不过也不敢不信,而且你别看事事都是叶秋出头,可每逢祭祖祭祀,打头的都是叶修。”

“……”

“若真是一人一影,那总要有个消失掉的,我看叶叔叔这是谁都舍不得啊。”所以故意混淆视听,想迷惑天道。

韩文清拧眉不语,苏沐秋正在盘算找个什么什么借口不露痕迹的走掉,易家的下人匆匆忙忙跑来算是解了围:“韩大爷,可找到您了,您的早饭都给您备上了啊,这天气冷,饭重复热就不香了。”

 

+++

 

“老韩,你看这身你买得起不?”

叶秋大概是因为许久没作为活人跟人打交道,小孩子的身体也不在意,来来回回折腾得兴致盎然,韩文清瞪了又瞪也没用,反正叶秋从来没怕过。

就像现在他穿着一身崭新的小西装过来跟他显摆一样。

韩文清低头看了一下腕表,直接跟导购小姐下指示:“那套休闲的和靴子,其他不要。”

叶秋啪嗒啪嗒赶紧捞起一件大的:“我要这个斗篷,冷!”

正好韩文清手机响了,他也懒得再跟叶秋扯皮,示意可以包起来,就走到一旁接电话:“喂。”

「韩队,我是张新杰。」

“说。”

「程成的十万元,跟沈议员有关。」

韩文清声音毫无波澜:“继续。”

「在程成手里,这十万元没产生过现金,追查几个户头,最初是在4月份被人在西京第一银行存入,通过特搜局还原监控,来自一名年轻女性,而继续追查来源,这笔现金取自外省。」

“特搜局效率变这么高了,短短几个小时能查到省外?”这是穿上新衣服就来搅局的叶秋。

韩文清按着他的头把叶秋推开,不过也问了一句:“怎么了?”

「……」张新杰停顿了一下,不太拿得准这个小孩子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那是叶秋。”韩文清跟着解释。

「……外省追查命令发下去了,因为过了半年,监控还原还在进行中,不过有人认出了那个来存钱的人,是沈议员的堂姐。」

“好,你继续查资金的来龙去脉,固魂咒这边你不用管。”韩文清挂了电话,低头看看,“叶秋,走了。”

叶秋披着那件呢子斗篷,脚踩黑色的小皮靴,亮晶晶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过去他还在特调局时常见的轻松笑意:“早就该出发了。”

他大步向前,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十分违和的淡然:

“毕竟,固魂咒,并非人世间的东西。”


 
   
评论(5)
热度(80)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