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双叶年下]隐秘死国 1。

庆生!

于是翻出了这个!

都是大瞎话!

(。

前头还有一个锲子_(:з」∠)_



1

 

萨洛林公爵的城堡经历两百年的风霜,中途多次修葺整改,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样貌,诞生日起流行于那个时代的彩绘玻璃墙被漫长冬日所逼迫,换成了结实厚重的巨大石壁,花鸟植物的雕刻被磨化,重新塑刻成现下推崇的复杂几何图案,花廊上的柱子与廊顶装饰的还是规整的图案和极其对称的制式,但迈进主体建筑之前,看到的却是强调正面主体的门洞与阶梯,复杂的漩涡装饰与石料互有区分的墙面,让光线进入十分活跃跳动,视觉效果相当富丽堂皇。

城堡的来客在门口的红砖石地板上停下来,仰头察看这座古老的城堡,接着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他身边年纪颇大的侍从站得笔挺,一双眼睛友善却精明,挽起手里的行李提醒道:“秋少爷,如果您要现在进去的话,公爵的仆人们都会非常感谢您的体贴。”

他回头望向身后,前来迎接的是几个干粗活的下人,帮他们牵走了马匹,此时都垂着头一声不吭得站在雨中。

“老汉克,我想公爵大人在挥霍你的善心。”

老汉克不紧不慢地提醒,声音恰恰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清:“秋少爷,您应该对公爵大人更有礼貌,他毕竟是您的父亲,而您是叶·秋·理查德森(Ye·Qiu·Richardson)。”

突然台阶上响起了尖头皮靴参差不齐的响动。

“不,我是白塔的商人,叶秋(Yeqiu)。”

他不卑不亢得拿出商人的微笑,望向城堡华服的主人。

 

古老的城堡里,仆人和女佣正在给空旷的大厅悬挂黑纱。

这里还保留着最初的结构,交叉的拱顶撑起大厅开阔的空间,两边的彩绘玻璃窗外侧虽然被石料封住,但里面还保持了它们缤纷的色彩,映照着众多燃烧的烛光与火盆,让大厅看起来华丽、明亮,并且有种教堂的神圣。

——即使这样的设计让大厅非常寒冷。

不过对于萨洛林家族来说,冬日寒冷远远比不上他们旷日长久的贵族的尊严,理查德森的第一继承人,长子切萨似乎非常习惯于大厅的空旷与炭火和烛光的奢侈,他保持着上等人的谦逊,抬高的下巴显示出内心的傲慢与不快,昂首阔步踏步在精美的地毯上:“父亲为你指定了房间,三楼,你能看见属于萨洛林无垠的领地。”

“我见过海洋与荒漠,切萨先生,”叶秋看起来不打算接受一份居高临下的施舍,“他们如此辽阔,能放下数不清的田地与森林。”

切萨却笑了起来:“让大家听听,我亲爱的新弟弟,你以为理查德森家族的人是什么人?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还是没脑子的傲慢小丑?”他马上沉下脸,“收起你那份不知所谓的‘下等人的骄傲’,大海和荒漠并非领地,不能供农民耕种也不能产生税收,而你脚下的,是属于理查德森的东西。当然,你不能理解这份伟大与广廒我们都不奇怪,自以为是是商人的通病。”

叶秋皱起眉,与众不同的黑色眼睛微微眯起,不过他没有继续反驳,对于他来说,现在不是应该高调的时刻。

切萨露出了一个冷笑,继而回头继续朝楼上走去。

完全是应付的尽了地主之谊,切萨并不乐意跟这位突然的弟弟打交道,不得不展示了一遍兄长的关心就不再管他,临走前他嘱咐,或者吩咐叶秋:“不要去打扰父亲,即使你并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要在这里乱走,我想我的兄弟姐妹并不会想被你和你的眼睛吓到。”

叶秋盯了他一会,像是面对出言不逊得原料商那样笑着说:“这真是我的荣幸。”

 

轰隆隆——!

入夜后,大雨滂沱。

身为白塔联盟最大的商人,叶秋的生活相当优渥,比一些徒有其名的贵族更加精致与奢华,对于这件房间的摆设——很明显,都是华而不实的东西,拿出来给他难看的——叶秋十分淡定的入了眼,泡了一个热水澡后,端着烛台靠在柔软的大床床头,手里翻着他自己带来的书。

“蜡烛真的很不方便。”过了一会,叶秋揉了揉眼睛。

他所在的东面沿海的鲁科郡一些人家已经通电了,他自己家装的全部都是电灯(虽然不太稳定,日常里煤油灯和蜡烛依然很活跃),港口城市之间也有了火车,然而这一切在进入遥远闭塞的诺亚山区后都变得遥不可及,似乎它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他坐了一个月的马车又换上马匹走了一个星期,才进入这北部群山,对他来说,几乎是一种返古的体验,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停留在一百年前,叶秋这才切身的感受到,自己之前感受到的新鲜玩意儿,不过是局部小规模的自娱自乐而已,在更广大的土地上,农民、耕种和贵族,才是庞大的主体,想要推进自己生意,不是过去习以为常的交易,他在推动的,是一个时代。

叶秋放下书走到窗边,外面一片漆黑,偶尔有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际,响雷滚滚,大雨的嘈杂能淹没人的说话声。

他想:

叶修真的在这儿吗。

叶修,他的哥哥,真正意义上的亲生哥哥。

作为带有异国血统的双生子,叶修和叶秋出生时并没有得到萨洛林公爵的承认,他们被送走,母亲带着叶秋被送回了异国人众多的鲁科郡,叶修却在半路被人贩子偷走,一直到到叶秋十五岁那年才又见到他。

他们长得像极了。

叶秋一开始都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脸庞、嘴唇……一丝一毫,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即使叶修当时整个人都在黑色的兜帽斗篷里,他也能肯定。

这就是他的哥哥。

那时叶修骑着棕色桀骜的大马,腰间别着开了刃的波斯弯刀,马屁股后面是结实的牛皮水囊和几把短剑,他浑身都是辛辣烟草的气味,右手散散揽着缰绳,左手捧着一本所罗门之书,既像一位亡命之徒,又像一个隐秘的黑巫。叶修带着一队都比他年长的雇佣兵之类的人,路过叶秋也目不斜视,等叶秋回去后才发现口袋里被人塞了一卷羊皮纸的信,封口的红色火漆印了枫叶的标志。

信里,叶修说:「我很好,也希望你跟母亲很好。我们还会再见面,老弟。」

接下来的十年里,他们陆陆续续都有联系,叶修所说的见面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到来。直到一个半月前,萨洛林公爵病重倒下,并且在意识还清醒的时候突然承认了他们兄弟的身份,之后叶修的同伴突然说叶修失踪了,失踪前最后一封信来自萨洛林——

叶秋答应了萨洛林公爵邀约,也许来自双生子的感应,他就是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

 

雷雨在层层古老的树叶遮蔽下,小了不少。

蹲在大树底的人穿着森林猎手的束腰装,而用于保暖的是一件长及脚踝的熊皮大衣,带着黑手套小心翼翼得捡起树根上一朵小花,在这万物凋敝的寒冬显得格格不入,他举起手中的马灯,接着黄色的灯光仔细得看了看。

“达丹花,”他轻笑着自言自语,“这是来自黄昏之国的馈赠。”

「叶修,你这家伙给我有点紧迫感!」

一个年轻的声音喊着,颇有点气急败坏。

叶修把达丹花收好,才不紧不慢的掏出怀表。黄铜的怀表外面雕刻着细密复杂的花纹,打开后盖子那一侧是一面朦胧的镜子。

“急什么,”叶修对着镜子说,“我大概还要很久才能回去。”

「有那么凶险吗?」

“比你那边凶一点点吧,”叶修满不在乎得笑起来,“大概是为了少两个分家产的人,萨洛林公爵的继承人们,到是下了大手笔。”

「哦,都哪些?」

叶修甩了甩兜帽上的雨水与冰渣,往森林深处前进。

“所罗门的秘宝,艾洛夫十九书,纸莎草书上的小心机,远古巨兽的馈赠,还有来自火场女巫的宠物乐园,”叶修说,“我现在就处于一个不知道哪年黑魔法阵里,短时间出不去。”

「叶修你也有今天,真是让我觉得愉快。好了,记得记下来,这都是我要的资料。」

懒洋洋得打了个哈欠。

“知道了沐秋大爷,我们明年见。”

「愿上帝与你同在。」

叶修瞪了怀表一眼。

他们可从来没信奉过上帝。

一道闪电再次劈开了黑幕,叶修活动了一下有些冻僵的手脚,哼着古怪又自在的歌谣,回头望了望失去了来路的背后。

诺亚山区的森林如此古老,里面蕴藏着的,不仅仅是几个小年轻的坏心。

叶秋应该到了吧。

多年不见,你应该过得还好。

 


 
2015-05-23
/  标签: 双叶
3
   
评论(3)
热度(103)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