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周叶】伪标题 · 出国在外也要找乐子 中

 @小乐清水子 

……乐子太太,想当年我给你上的时候你还不是这个ID……真是时光如流水……(x

本来应该是下的,你懂

手癌……没救了QAQ

没啥实际内容的一章,完全是个过度……

总之这是为了表达我在把没死的坑都填一遍的决心&这个坑它还在呼吸!!!!

新年一定完……

土下座OCZ



***


这批别墅建造的很有异国风情,比如每个套间都有漂亮精致的黄铜门锁,对应一枚同样材质的复古镂空花纹钥匙,房门旁一盏垂花藤蔓的浅黄色壁灯,悠然柔和的光线照出房门上的深色木纹,在夜晚里打开门时,恍惚正在悄悄打开古堡的枯叶角门,一线星云映着冷光,神秘又浪漫。

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老毛子们搞艺术还是有一套的。

周泽楷扭开这样的门锁,房子里拉着窗帘也没开灯,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悄无声息,他差点要以为叶修不在房间里——如果不是有熟悉的烟味的话。

叶修烟瘾大,全联盟都知道,一天两包烟也没问题,这次世界赛刚开始把几个不熟悉他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怎么叶领队一根烟抽了这么久不见短的”。

没见识吧你,都两三根了。

他抽烟不挑牌子,国内软X抽得开心,高大上熊猫抽起来也不心疼,集训时被妹子们抗议烟味难闻,还换了一个月的女士烟,也不知道谁塞给他的520,夹惯了男士烟的修长手指捻着细长洁白的精致烟身,粉红色的心形过滤嘴在火光里闪过,化为蓝灰色的飘渺烟雾。

男人抽女士烟看起来十分违和,多看几眼又觉得叶修有一种奇特的优雅。

矛盾的纤细,别致的白皙,还有潜藏在轻飘烟雾里,激烈的冲突感。

周泽楷自己也会抽烟,但是不上瘾,半年一两根,对烟味说不上讨厌,有时候还会觉得很甜——淡淡烟味与呼吸融合的时候,粘在舌尖的时候,与隆冬大雪凌冽的深寒交织的时候,又或者现下,在昏暗的室内悄然浮动的时候。

“小周?”

叶修半低轻扬的疑问响了起来,周泽楷反手锁好门,摸着黑走了过去。

双人房里进去往左走是个小露台,被枣红色厚重的绒布窗帘遮掩,现在后面的玻璃门没有关,透出室外深深的寒冷气息。

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当日下午,等周泽楷在楼下包完饺子,天色已经黑了,没开灯的屋内还比不上路灯映雪的户外。

叶修裹着大衣在露台抽烟,旁边一个烟灰缸已经半满,手里又新点了一根。他看见周泽楷默不作声的跟了进来,暂且放下烟对他笑笑:“楼下你们折腾完了?事关国家荣誉我跟你说,饺子都包得好看不好看?”

周泽楷也笑:“好看。”

叶修没太在意,随便瞟了一眼又转头往向外面:“要说,还是人多过年热闹,以前有次过年就沐橙,我跟老板娘三个人,逛街腿要走断,简直累的不行啊……就是不在国内,年味还是少了,”他指指楼下,“空荡荡的,也没个鞭炮礼花。”

“嗯。”周泽楷赞同。

“诶,过年了也不说点吉利话,”叶修遗憾地感叹,“一年份的话,干脆今天说完嘛。”

“……”周泽楷想了想叶修是真想听还是逗他玩,从后面盯着叶修被夜风吹得颤巍巍一小撮头发,犹豫了一下,“新年大吉,新年好。”

“哈哈哈。”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把烟放了下来,转身去揉周泽楷的头发。

仔细一看,他才发现周泽楷穿得还是室内一件灰白色的高领毛衣,虽然就在暖气门口,也是挺冷的。

“小年青……”叶修愣一愣,低声笑念了一句,“这是冬天的莫斯科,又不是夏威夷,跑出来干嘛。”

“……看看。”周泽楷答,内容一向让人摸不着头脑。

看什么呢?

叶修倒也没赶他回去,反而解开大衣把周泽楷拉下来披在一起:“感冒了可有大批小姑娘心疼。”

大衣里暖融融的,全是叶修的体温,莫名令人怦然心动,周泽楷揽住叶修让那件大衣把两人都罩住,偏头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亲。

俊美的青年唇形端正,厚薄适中,轻轻碰在脸上柔软得像是雀鸟的绒羽,让人觉得真是可爱。他们挤在一起,外面是冬日的北风,彼此之间却暖和得不行,周泽楷身上的一点寒气早就散了,望着屋外的一片夜景,似乎看到了叶修一直在看的东西。

露台望去,别墅区里灯火点点,楼下院子里挂了两个手工粗糙的自制灯笼,隐约有一点暖和的红晕。如此夜色,如此光色,看到的必定是满空星辰,相应争辉,阴云也不能掩住的闪闪明星。

他们贴得紧密,彼此心跳都感受得到,啪嗒啪嗒,像极了寒冬腊月找苦头的笨蛋恋人——不过确实很浪漫,异国他乡,静谧冬夜,除了对方的呼吸就只有冬风的呼啸,肩窝着肩,腿缠着腿,离开一点也不行,会冷。

平时他们是远距离恋爱,穿插全国乱跑,国家队集训以来天天见面,算是热恋期。周泽楷手从大衣里垂下去,摸到了叶修的手握住,恰巧叶修觉得站累了往后分了点力,周泽楷那点儿体格优势立刻彰显得淋漓尽致,不声不响得把人抱在了怀里。

闷声发大财确实是周泽楷一贯的爱好。

叶修不动声色抬抬眼皮,在一小堆积雪里捻灭了烟头,转了个身。他这人吧,平时态度是嚣张里带了点赖皮,偶尔严肃起来却特别唬人,细微的笑意跟懒散的气质全没了,严肃认真,随随便便就能说得人心里打鼓,气势高了人一截。这样的叶修眯着眼睛把周泽楷从左看到右,从耳畔看到嘴唇,瞧得周泽楷也不明所以。

不过周泽楷有个好习惯 ,想不明白的不瞎猜,摆出一副无辜脸任叶修看,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叶修说:“长胖了啊,小周。”

“……”

周泽楷确定自己的体重体型都没变过,看着叶修颇为无语,他刚想辩解,叶修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微凉的指尖从脸颊一直划到唇角:“变得更好看了。”

大概是出门在外,激发了人体潜能,周泽楷终于在日复一日的吐槽大军中点起了“调戏不露怯”的技能点,当即握住叶修的手咬了咬微微弯曲的指节,又托住在手背轻轻吻了一下。

“要奖励。”

这三个字说得字正腔圆,中气十足,义正言辞,配合他一脸被诽谤了的委屈,引发人的愧疚感扑面而来。

“咳,”叶修抽回手,“现在6点刚过,8点有人来,国事为重啊周泽楷大大。”

周泽楷不说话,抱着叶修把头往肩窝里埋。

“……”谁教他的?!

不过热恋期的恋人们之间有太多火花,随便星星点点都可以燎原,那不是从脑子里发出的信号,而是来自于摸不到的心脏,是饕餮对于美食的渴望,得到他拥有他,天荒地老。

反正不辜负这浪漫的雪夜,不是也挺好的吗?

 

 

说起来,他们也是聚少离多,事业繁忙,毕竟平时要训练又都是队长级别的人物,而且飞机也不是那么好赶的,所以做到最后的也就一次,并且也不太尽兴,这个是经验问题。

大衣不知道被飞到哪个角落,总之不会是在洒了好几件衣服的床边,叶修一边微微侧着头跟周泽楷接吻,一边去解对方衬衫的扣子——这个工作在激吻的情况下变得十分之难。

周泽楷一开始还分神去解叶修的皮带,压倒在床上之后就干脆把这个任务抛了开来,双手捧住叶修的脸,专心专意的亲他。虽然在接吻上两边的经验都差不多,但叶修在分心跟扣子对抗,周泽楷当仁不让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开始出于两个滚床单新手的迟疑,还只是吻一下嘴唇,在寒冬腊月,唇上的温度会更加令人心驰神往,像是万千星火中落入你掌心的那一颗,充满无以言语的惊喜。接着是恋人更为隐秘的时间,周泽楷手指插在叶修在床单上蹭乱的短发里,让他与自己更加贴近,舌尖不为人知得羞涩了一下,马上更加热情的闯进了叶修微张着呼吸的口中。叶修没打算就这样让自己被压下去, 他也热烈的回应着,去解开扣子的手指挠痒似得碰了碰周泽楷的锁骨,然而周泽楷的心无旁骛马上修正了似乎势均力敌的局面,他的吻太急,让叶修的上颚在酥麻里隐隐发痛,舌头被缠住被咬住,体温升高,心跳加速,叶修甚至在某一瞬间闭上了眼睛,思维一下子沉浸在与恋人唇舌交缠这样十分令人心动的感触中。

可很快叶修就发现这样的亲吻让自己是处于绝对劣势,不是为别的,完全是因为周泽楷现在是压在他身上,他急促的呼吸需要用更大的力气才能达成,更别提还有个周泽楷在跟他捣乱。

“唔……”交缠的唇舌间露出短促的轻呼,又轻又颤,听在周泽楷耳中差点要酥化了,却也恋恋不舍的离开,改为在唇上一点一点的轻啄。

叶修双手抓住周泽楷的衣襟,偏过头躲开啄吻大口呼吸,意识到小后辈满面无辜下的狡猾。

然后他把周泽楷又抓下来,贴着他的耳朵半是调戏,半是调情:“……你要亲死我吗?”

周泽楷红着脸眨眼,但没开灯,这招不管用。不过跟叶修交往这么久,不管别的,“趁火打劫”这一招周泽楷肯定是领会精神了,趁着叶修还没恢复赶紧下手。

灵巧的双手这次一下子就抽掉了皮带,两边一使劲就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去,不过因为叶修的不配合,卡在屁股上,周泽楷突然低低笑了一声,两手包住用力揉了揉。

叶修的腰忍不住一哆嗦,转手就掐了一下周泽楷的乳尖,这一下还弄得比较重,换来对方无辜的凝视。

“算了吧啊,”叶修笑着匀了点气,“黑灯瞎火的看不见。”

                                                                                                                                         

 



 


 
2015-02-17
/  标签: 周叶
   
评论(22)
热度(221)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