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邱叶/隐王叶]随着时光流逝 III

从“下”变成了“III”……应该就剩下一个“IV”了……

本章开始出现隐王叶的戏份,请不吃的小伙伴火速回避!这不是演习!!!!



[邱叶/隐王叶]随着时光流逝 III

 

 

“你认为灵魂会长成什么样子?”

就在邱非盯着那颗心脏的时候,大祭司卷着烟草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们正站在一条溪流前,清澈的溪水倒映着繁星,如同人世中又一条天河。

“灵魂……”邱非低头思考了一会,“是人生前的模样。”

“这是一个普遍的答案。”大祭司显然知道邱非看到了什么,他伸手在半空握了一把,再摊平手掌后,掌心飞出一把璀璨的银光,慢悠悠得飞落在心脏上,心脏变得鲜活充满了生命力,在空气中有力的跳着,似乎预兆着整个陆地与海洋的搏动,片刻后,在星光下渐渐隐没。

“普遍的,不是正确的。”邱非明白叶秋的意思。

“灵魂是人的本质,你会明白。”大祭司开开心心的故弄玄虚。

邱非向前走了一步,端起手中的赞美诗,在他的手里,即使的普通的诗文,也在夜晚里隐隐发光。

“我看到的心脏是灵魂吗?”他问。

“那是你理解的灵魂,”大祭司终于给了句准话,然后没什么形象的蹲下去,手指在凉爽的溪水上轻巧一抹,一束水花随之扬起,飞到之前心脏出现的位置,当水珠散尽之后,留下的是一簇跳跃的白光,他告诉邱非,“这是我理解的。”

“……是光……”邱非低声赞叹了一句,“它很美。”

大祭司看了他一会。

“导师?”

“如果有一天——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在百十年后——我迎来了生命的黄昏,”大祭司停顿了片刻,不过语气一直很轻快,跟他们谈论死之篇章时没什么两样,“那就是生而为人最伟大的归宿。”

“您的灵魂是光,”邱非心中一跳,“与黑夜一般,白昼永恒。”

大祭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邱非背上轻轻拍了拍:“虽然时间不多了,但你也不需要太快明白,毕竟你现在还小。”

邱非沉默。

他觉得自己不小了,起码大祭司在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成为圣殿的中流砥柱,而不是毫无能力的学徒。

可邱非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离大祭司的世界还是太远了。

 

画面在脑海中化成模糊不清的雪花,化为圣殿里日复一日的寒冷,化为他发现只有自己被留在诅咒中的恐惧与绝望。他不止一次的在研究如何让大祭司复活,祈祷、诅咒、禁术,什么都可以,那段日子似乎理智都被疯狂吞噬,悲伤像是泥泞里的蛇,绞杀着他,那滋味苦不堪言,无药可解。

他的导师丢下他走了,也许是化为圣灵,也许是回归幽冥。

永远,永远,永远的离开了他。

然而导师……不叶修,却重生了,站在他的面前,月光拉出他的影子,晚风吹拂他的身体,他是那么健康而自由,相比之下,自己的二个世纪多么像一个被人遗忘的笑话。

邱非僵直得立在圣殿之内。

叶修大概是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邱非面前:“我只是来看看你,顺便……”他弯腰捡起一片被夜风吹来的落叶,重新飘到半空中后拍拍手,那叶片就成为了灵魂之光,“你还记得这个小玩意儿么?”

邱非沉着脸,迟疑片刻后举起手里的法杖,那团光剧烈得跳动了几秒,然后飞快变成了一个沙漏,只是那沙漏落下的沙子不会增多,已漏的沙子不会减少,无始无终,永远在行走。

时间长河,在此化为砂砾,被囚禁于玻璃器皿中……

无法逃离。

 

 

 

****

 

旅店的老板娘是这个店子现在还没倒闭的原因,清晨,她把那个醉鬼拖进了水桶让他泡着醒醒酒,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叶修?昨天只有一位生意,我不该出去的,我应该知道,交给那家伙太不靠谱,”老板娘生气得絮絮叨叨,手中麻利的收拾起前台,又去后厨吩咐做点简单的早餐,“他不知道外乡人的钱才最好赚吗?他们不会嫌弃黑面包和白水,对他们来说全部都是圣殿的恩泽……”

“请给我一份早餐,不要黑面包和白水。”

“哦!”老板娘吓了一跳,差点捂住自己的嘴,来者站定在旅店半开的门边,墨绿色的精致学者长袍沾满了凌晨未干的露珠,年轻的脸上有着一丝疲惫与不符合年龄的节制。

老板娘毕竟也算是见过不少客人,稍微愣神之后立刻意识到这也是生意,而且看对方的衣料,应该小费十分大方:“有,除了白面包,我们还有火腿和奶酪,只是我们没有餐厅,也不单独出售食物,您可以订一间房,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在旷野中休息了一晚,年轻人其实并没有睡多久,他走到前台看了一眼登记本,瞄到了一个名字,于是很快在旁边写了下自己的:

JESSIE·W

 

谢绝了老板娘的引路,Jessis·W自己走到了三楼,这间旅店小而简陋,大概也是因此它还没有满员,通向三楼的楼梯黑暗且逼仄,每走一步都会发出行将就木般的吱嘎声。他在进自己的房间前先敲了敲隔壁的门,没有人回答,他没有等下去,转身进了房间,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

没有浅眠多久,房门被敲响,他去接了白面包、火腿、奶酪与牛奶的早餐,给了一个金币的小费,坐到了桌边。房间不大,桌子也很小,刚够放一个餐盘,餐桌旁是唯一的小窗户,推开后可以看见尚未完全清醒的街道。

他吃完饭,躺回了床上,这次他没有尝试睡眠,只是单纯的闭目养神,旅馆的墙板不厚,他在听周围的声音。

上午过了快一半的时候,隔壁的人似乎起身了,出门要了一点吃的,又过了一阵,听到隔壁再次安静下来,年轻人整理了衣饰,礼貌得敲响了门。

“请进。”

听起来还是很年轻的声音,年轻人眉间浮出一丝疑惑和警惕,又很快平静地推开门。

那人放松的坐在床沿,手里正在擦拭一把小刀,神情里有那么一种属于长者的平和,跟他二十多岁的样貌形成了奇异的气质,瞧见年轻人走进来后,他也是随意指了床边的一把椅子:“怎么坐都行,让我想想……你叫……王杰希?你比我以为得年纪还要小,18?19?”

王杰希又蹙起眉,并且这次没能很快掩饰下去,他开始怀疑自己上当了。

“十九,”王杰希简洁地回答,“而您也比我以为的要年轻,我以为真正的大祭司……”他用力咬紧了“真正”两个字,“就算活着,也已经二百多岁了,是一位稳重睿智的长者。”

“看来你并不是以跟‘大祭司’交易来的,然后你还是来了……”叶修像是在看着一个有趣的家伙,“如果是这样,你胆子很大……也很鲁莽。”

“你叫叶修……”王杰希猜测着,“你是叶秋的后人?”

“现在的年轻人,”叶修把擦拭干净的小刀插回硬牛皮的刀鞘,口吻带了一点戏谑,“果然是在和平年代待太久了,看起来几乎没有警惕心,想象力却是相当出其不意。”

王杰希明白这不是夸奖,他压抑了一下贵族生活带来的傲慢,用一种他这个年轻足够诚恳的语调说:“这笔交易是否成功的主动权,我想应该在我手上。”

叶修咪了一下眼睛。

“是啊,如果我需要那颗‘被诅咒的玛格丽塔’,确实,卖家只会有一位。”

王杰希不为人知的紧张了起来。

“玛格丽塔是非常宝贵、重量超乎一般的红宝石,更是在魔法时代逐渐消失的现在,令人垂涎的魔法之石——如果它没有被诅咒的话,不是吗?”叶修又拿起一把短弓仔细保养。

“……”

“当然,虽然它身上的诅咒十分强大,但流传于世的一些魔法家族还是拥有压制的手段,比如制造一个空间——像是盒子——将它封印起来,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估计没人还记得那段咒语,玛格丽塔在蠢蠢欲动,期待着复活后的疯狂报复吧。”

王杰希脸色立刻变得很差,这确实是为什么家族会让他过来交涉的原因——玛格丽塔的诅咒让它无法离开这个家族,除非被等价交换出去,要是继续留在W家,很可能诅咒就将降临。

“是的,”王杰希保持着表情的冷然,“所以,这笔交易,我们非常诚心。”

或许是发现这是一种单方面的欺压,叶修没有再给王杰希出什么难题:“可以,不过跟玛格丽塔等价的东西不好找,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去圣殿里逛一圈。”

 

 

***

 

王杰希觉得他在做他一生中最疯狂的事。

身为一个以知识、秩序为荣耀的学者,他在黎明之都试图去亵渎神圣的圣殿。

不过,他作为W家族派出来解决掉玛格丽塔的人,自然也有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他学识扎实,性格稳重,思维方式相当灵活,是这一代的翘楚,再加上他也不是特别忠实的信徒,在玛格丽塔的压力下,他很快决定试一试。

其实这不难做到。

因为圣殿地位实在超然,从来没有人敢于不尊重它,所以也没有什么守卫,除了山下圣道入口处一班站岗卫兵,白玉色大理石的山道往上蜿蜒,树丛在两边摇曳,月光静静洒落,像是铺满了纯洁无暇的雪。

“不管你是不是大祭司的后人,”王杰希在开始行动前突然说,“你在与这个世界的信仰为敌。”

他这么说是有道理的,不管怎么样,拯救了整个人类世界黎明之战是一场奇迹,由圣殿与大祭司演绎的奇迹,那种根植于亲眼所见的信仰足以世代延续,几乎成为王权的奠基。他看不出叶修是什么人,对方年轻又圆熟,惫懒又精警,也许也是一个学者?一个能接受玛格丽塔诅咒的学者?他身后有什么势力吗?还是看不惯圣殿的高高在上?他表现出来的能力、知识、经验与对信仰的不屑,都远远超出一个叛逆者的范畴。

对王杰希来说,玛格丽塔的出手势在必得,而接手人也很重要,眼下的叶修显然不合格,王杰希只是想跟着观察一下……

——作为这一代的守望者,他有责任和义务,看清一些可以预知的巨变。


 
2015-02-15
/  标签: 邱叶王叶
5
   
评论(5)
热度(55)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