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拾贰

这个月的任务完成了(呼气

太晚了,明日更十区……

放个提示好了

阅读须知:

tag没有伞修跟邱叶,是因为一个是双向单箭头一个是单箭头,前者尚未开始就结束,后者……剧透不说了

总结一下就是,伞修是两者的回忆,邱叶是一人的憧憬。

周叶才是故事的主线。

雷的姑娘就不用继续看了_(:з」∠)_


====


拾贰


邱非为嘉世山庄二代弟子,为人勤勉正直,也颇有天分,很得叶秋照顾,往年每日里忙完了,叶秋还会抽空去弟子院里给邱非指点指点,连七纹剑都交了数招。待叶秋叛庄出逃之后,陶轩本有意将邱非提拔上来,当个少年管事带领嘉世子弟,不过恰逢孙翔在昌州擂台一鸣惊人,当即拉拢了来,对邱非反而忌讳起他与叶秋的几分师徒情谊。

邱非在山庄身份就有些微妙尴尬,好在二代弟子中没人比他更出色,那点些议论排挤,邱非也没放在心上。


“韬韬阁是这推名郡内最好的酒楼,”陈常驻满面笑容里多了一丝讨好,为邱非介绍道,“天香鱼、生白切、碧箩引,便是去皇城下也有一席之地,老板可是曾经的御厨,来此大隐隐于市的。”

苏沐橙初来便吃过了一次,听过这市井轶事,虽觉得荒唐,但也未捅破,只道:“论味道确实鲜香,邱非师弟也是辛苦,多吃些。”

话音刚落,店小二托举了盘碟来上菜。

“这道是天香鱼,最新鲜肥嫩的知名湖‘油子鬼’做的,”小二扫了一眼饭桌,看出有两位是外客,兴致勃勃道,“花椒八角葱蒜香料烧了过油,精料下锅,‘油子鬼’都是刚捞上来活蹦乱跳的,肚里填香油枸杞山参,鱼嘴鱼肚灌清汤,糯米纸包上数十层再放锅里熬,一壶汤烧成半壶再出锅。外汤麻呛,食之如火,又有化开的糯米包裹,不得辣肚,鱼身外皮麻辣米香,一筷子夹下去却是极好的药膳清汤,清淡鲜嫩,油而不腻,极是美味。”

邱非本不在意,听完这长篇大论却有了兴趣:“生白切与碧箩引呢?”

“生白切凭的可是我们韬韬阁一等一的刀功,从湖鱼到白鱼,无论客官你点哪条,保证片片鱼肉切的晶莹透亮,薄如蝉翼,再沾上特制的酱汁,绝对没有一丝湖沙腥味,入口即化,鲜美香甜——当然,这用得鱼不同,价钱也不同。”

“碧箩引——就是这坛子酒了!”小二拎起桌角酒壶,手一转麻利得给在座的几位倒了酒,“颜色泛碧,清澈见底,清香四溢。”

小二说完,还以为有几声喝彩,谁知之前还很有兴趣的邱非,却是认真答了一声多谢,举起酒杯,轻轻一抿。

陈常驻出面给了小二赏钱:“行了,你下去吧。”

这餐接风宴吃的四平八稳,宾主皆欢,关于在推名郡的这些烂帐,陈常驻一句不提,皮管账面不改色,气氛那是相当和睦。不过他们的心思苏沐橙却是明白,这笔账自己推不推得出去还在伯仲之间,这两位想要继续在嘉世山庄名下过有头有脸的日子,就必须弄清楚一件事——邱非是不是陶轩派来给自己撑腰的。

邱非年少却聪颖,虽然苏沐橙素日与他来往也不是太多,几个眼色过来便懂了,开口道:“师姐收账辛苦,那白玉令牌是庄主信令,特命我带来的。”

苏沐橙点点头:“有这个白玉令,至少人手应该是能找够了。”她看了一眼陈常驻,又笑着望向邱非,“那听你的意思,却是要马上走?”

邱非点头道:“陈院首下个月按例要带我们这批弟子出庄游学,参加杨城的青年会,一行数十人衣食住行都需打点,我奉命先去杨城订两个庄子。”

他口中的陈院首,是嘉世山庄里外总管,陈夜辉,因为管着弟子起居的院子,所以也喊他院首。

“也好,”苏沐橙笑眯眯,“不过现在也接近暮时了,不如就在推名郡住上一晚,明早再去杨城。”

邱非略一抱拳:“麻烦苏师姐。”

话说推名郡素有“喜秋”之名,城中多种枫树,深秋时节满城红叶,犹如天女囍嫁,十分艳丽热闹,此时叶片微红,渐染了半城秋色,别有一番迤逦。

深巷之中的那间小院,此刻也飘下数片红叶,给冷寂的院落添了一丝暖色。少年剑客背负长剑,身姿如松,在门口端端正正行了礼,这才叩门进去。

当年叶秋与苏沐橙在嘉世山庄站稳了脚跟就迁了过去,可终究舍不得长大的地方,便花钱买了下来,空在那儿,当个归宿,也没打理过,院子里破败冷寂,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乞丐的铺盖,完全没有一代侠客老屋的样子。

邱非在院子里走了一遍,很快在杂草丛中发现了一滩干涸的血迹,他仔细察看了草根,确认并非蛊毒之血,片刻之后,眼神有意无意地落在檐角的燕子窝上。

他这次来不只是代陶轩向苏沐橙示好,也是要来探看叶秋的行踪,陶轩对叶秋忌讳之深,就是他们这些二代弟子也是有所耳闻,而叶秋那些大逆之事,更是令人咂舌。

可邱非并不相信外面那些说法,叶秋与官府勾结出卖嘉世山庄,说起来简直荒谬。哪怕陶轩把那些证据摆到了众人眼前,邱非没听叶秋承认过、分辨过,那他就不信。

但他与叶秋离得太远,叶秋在他这个年纪已是闻名遐迩,七纹剑大放异彩,横扫九州,在江南往京城、东北的官道绿林里斩出了名号,嘉世镖局,万无一失。隔年武林大会夺魁,嘉世借势扩展势力,成就一方名豪。

不过也不算晚。

对于之前的叶秋是这样,那对于自己也是这样。

英雄正年少。


***

杨城是有名的商贾之地,因码头更加开阔,且可由海船入港,比起昌州的鱼米之地又是一番荼蘼景象。邱非前年随陈夜辉来过,此次倒还记得路,也没找下榻的客栈,直接去订了嘉世山庄有生意往来的庄子,又赶赴青年会总舵。一路上人多热闹,酒楼钱庄比比皆是,冷不防有一冷声传入耳中。

“……浩然令一下,官府也定不会坐视,哥舒家世代的布庄生意,就因为叶秋毁于一旦,家三十余口人喝毒酒自杀,江湖事江湖了?我看未必。”

邱非一脚已经踏入青年会的大门,垂花门外,有一男子正在与身边的人说话,看起来也是来青年会的人,襟口一枚墨色绣松,为岭东商会的标识,只是看不出是哪一家的。

邱非暗忖,哥舒世家之死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可是连陶轩都没说过。

“被叶秋私吞的的货就折合白银八十万两,抵得上杨城一年布税,而且这哥舒家,”那人停顿了片刻,压低了声音道,“通夷。”说完眼神往西北一飘。

这一飘就瞧见了邱非,见邱非身着嘉世山庄的劲装,唐红披领,剑穗着金,能代管事来青年会,定是有为后辈,便住了口,又自肘长辈身份不便招呼,于是略略点头作罢。

邱非还礼,大步迈了进去。

入门之后,凭借习武之人的耳力,竟又隐隐听到:

“那十万两黄金朝廷也没得到手,必不会罢休的……”



王杰希走在叶修后一步,虽然他自己对雪山行走也有些心得,却比不上叶修熟门熟路。昆仑一色白雪茫茫,间或嶙峋山石峭壁,叶修走起来如同行于自家小巷,只是行走的速度十分缓慢,入夜时分还特意绕远一段路歇脚。

王杰希原不赞同,他只带了自己这份补给,虽说找到叶修比预料的快,两人分食也能下山,可照这个速度,十分拮据。

叶修笑道:“有一群小家伙,若真是折在这昆仑山,也是可惜。”

王杰希略略一顿,异瞳中平添几分捉摸不清的思绪:“江湖人言,无常子夜,一叶之秋。你名号响绝江湖,原来也有这份心意。‘’

黑白无常也要子夜锁魂,叶秋夺命却不过片叶落地的时间,被传成这样杀伐无情的人,现下却如此悄然缀后,守着几个可说是对立的后辈。

“说什么呢,”叶修打趣道,“王大眼,真若传闻,这十年来就没有微草山庄什么事了。”

王杰希微微蹙眉,一瞬之后又平静了神色,叶修视线正望过来,略有戏谑,两相对视,却是了然。

七年前的武林大会,王杰希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小辈,却被微草寄予厚望,武林擂上大出风头,而后挑战当年风头正劲的叶秋……说实话,叶秋要是狠心,擂台签得是生死状,下个毒手,谁也说不了什么。

“还有机会。”王杰希道。

叶修轻轻一哂,低声道:“时间,总是很多的。”

“说起来,”叶修踏上一处高地,目及皆是昆仑崎岖山道,忽然一挑眉,唇边一丝得意,“世间好酒也不止梨花白。”

“哦?”王杰希应声。

“我幼年住的郡城,有佳酿名为碧萝引,酒相清澈,入口香洌,且不醉人,便是姑娘与小子也能多喝几杯。后来,”叶修悠然说道,“我若是馋酒了,便偷偷托人回去买上一两壶,便是不够劲辣,也别有一番趣味。”

“所以?”

“所以,若是要谢我,不妨多买些碧萝引吧。”

王杰希不明所以,还以为是叶秋在说他醉酒的传闻,也就没说其他,裹了裹风帽,指节略路在尘星上一敲。

“再歇息片刻就走吧。”

叶修在高处答道:“行。”

在这山石旁侧,山道弯曲之处,半远地方,青年矗立雪中,没着大衣,一身精良厚实的劲装显示出雪松般苍劲身姿,只是神情被面具掩盖,不知是什么打算,脚下放了一个空的酒罐,赫然是被叶修与王杰希丢掉的那一个。

叶修对他眨眨眼,竖了一根手指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周泽楷却没有马上走,迟疑片刻,使了个巧劲,酒壶弹到半空,被他一手抓住,鲜红的酒壶穗声绕了两圈系在腰间,又望了叶修一眼,忽得轻身而起,消失在雪道上。

叶修看了一会,蓦地一笑:“蓬莱好酒甘霖雨……有趣。”


 
   
评论(24)
热度(154)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