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柒

修改不完了,先去碎觉……-v-

==


死得真惨。

叶修跟轮回剑意回合后,满脑子只有这个想法,一地的异兽尸体没有一个完整的,始作俑者一身干爽,狐裘锦袄,滴血不沾。

这真是本事。叶修感叹。

相比周泽楷干干净净,他一身血吓了众人一大跳,于念差点以为他这是魂兮归来,一脸前辈我对不起你我一定杀了山鬼为你报仇的表情。

叶修咳了咳:“这怪兽名为禧狛,成群出没,喜吃老参腐肉,你们解决得挺快的。”

周泽楷看见叶修嘴角就抿紧了,此时径直走过去,不由分说就吧叶修身上那件腥臭肮脏破烂的粗棉大衣扒了下来。

“喂喂喂!”叶修急了,他刚平复了蛊毒,一点力气都使不出,但你再嫌弃也不能丢啊,这是要冷死他吗?

只见周泽楷嫌弃地把棉衣一丢,下一刻就把自己的狐裘大衣捧到了叶修眼前。

“这是要干什么?”

周泽楷在叶修面前杵了一会,似乎并不打算说话,踌躇之后终于开口解释了一下:“很冷。”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叶修都要怀疑这是在暗示自己他现在很冷这衣服就是借他摸一下的。幸好江波涛还是善解人意,补充道:“昆仑山天寒地冻,危机四伏,叶秋前辈身中蛊毒,自当小心。“

周泽楷点点头。

真是……叶修无奈地笑了。

“不胜感激。”叶修也不打算矫情,周泽楷就是剩下的一身也比自己的暖和,于是大大方方的穿好扣紧了扣子。只是周泽楷比他高了半个头,他穿着恰到脚背的大衣,叶修得拖着走,让叶修忿忿不平了好一会。


略作休息,一行人再次前行。

因为叶修身体虚弱,行进的速度也不快,入夜之后才翻过山脊,在叶修的指引下找到了一个山洞过夜。篝火燃起,驱散了些许寒意,大家都围着篝火烤些干货熏肉,一时间竟没注意叶修不见了。

第一个发觉的是周泽楷,他只道是叶修又出去看星星了,于是拿着一份熏肉找了出去。

此处在昆仑山的阴面,冰厚而陡,一不留神能滚到山脚,周泽楷借着星光,顺着几乎不可见的痕迹往下走,寒风愈急,竟是到了山崖的边缘。在那里,叶修穿着不合身的大衣,静静地看着悬崖之下。

周泽楷默默走过去,递上食物。

一路走来,熏肉都凉了,叶修也没介意,道声谢咬了一口:“很多年前,就是在这里,断了线索。”

周泽楷也望下去,漆黑毫无光亮的深渊,看不出究竟,他踢了个石头下去,却一直没有声音回来。

“可能是因为太深,也可能是因为底下有雪,曾经下去过一次,半路却被怪鸟叨了回来,”叶修严肃道,却又隐含了一丝促狭,“叨得我衣服都破了,全身上下都是棉花,最后给人拖回去的。”

“怎么办?”叶修突然回头看着周泽楷笑,“你的衣服要是坏了,我可赔不起。”

周泽楷愣了一下,抬起手帮叶修把领子拢了拢,张张口,好半天才说:“我下去。”

“别,”叶修赶紧阻止,“你被叼坏了我更赔不起,江波涛一个人就能吃了我。”

周泽楷轻轻摇头。

叶修说:“小周啊,你心太好,会被人骗。”

“……不会。”

“怎么不会呢?”叶修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你看,要是我根本不是带你去找灵芝怎么办?还能诳你一件衣服。”

周泽楷说:“不怕。”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叶修也无奈了。

周泽楷想了很久,道:“前辈,是个好人。“

叶修真心虚了,想他叶修行走江湖,什么骗子没骗过,什么小白没忽悠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何眼前的人却偏偏不明白。

叶修只好伸长手在周泽楷头上揉两下。

“小年轻,以后就懂了……”叶修低声说,“唯一可靠的,只有不存在的人。”

周泽楷想说叶秋你也不老,此刻从山洞方向却传来巨大尖锐的噪音,比山鬼的吼叫更甚,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叶修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大吼:“啼雪鸟,快跑,要雪崩!”

但是来不及了,啼雪鸟声音尖利,及擅引起共鸣,群起鸣叫根本防不胜防,叶修话音未落,已有气浪掀来,两人不敢犹豫轻功飞走,不想那气浪惊人,半空中把二人打下,身形未稳,又被拖入奔腾而来的雪流中。

千钧一发,还是叶修更加老道,一把拉住周泽楷,千机匣化为长枪,用尽全力在雪面上一拍,借力跃了起来,朝不远处一块岩石背后飞奔。只是这力也有限,不到一半就无以为继,叶修当机立断把周泽楷甩了过去,自己却被雪流卷入,随着气势磅礴的冰雪被冲下了悬崖。

“叶秋!”

周泽楷竟是喊了出来,刚迈出一步又被奔涌的大雪冲了回去,天地之间的浩然之力没有人可以抵挡,此时什么武功都是白费,只能死死攀住岩石不被埋在雪里。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周泽楷年少成名,天资卓越,武功卓绝,自觉可守一方平安,破天立命,从未如此无能为力过,竟是被人所救,只能看着对方身陷险境毫无办法。

不,还有办法,要活下来,去救他!


其实叶修松了一口气。

一场雪崩凶险无比,但是让自己不用再面对那样纯粹的信任,或许更加不错。

然而现下也没有什么时间给他庆幸,大雪的冲劲压迫着他的呼吸,带着他朝着悬崖底部飞快的下坠。叶修几次想卡住岩石缓解下落,却被团团困在雪中,什么都摸不到。速度越来越快,连心脏都鼓噪起来,五脏六腑似乎跟不上身躯的坠落,体内承受着被风侵袭般的痛苦。

四处不着调之时,叶修听到了雪块坠地的声音。

快到崖底了!

叶修吃力地把千机匣变为大剑,内力流转,重若千钧,生死在此一击!

——嘭!

大剑在即将坠地之际击出,巨大的冲势引起了巨大的反震,叶修双臂一疼,立刻麻掉握不住剑,身体随之飞了出去,再次被落下的雪掩埋。

至少没摔死,摔死太难看了。叶修想,然后失去了意识。

他在深雪里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树桃花,桃花下有一壶酒,酒旁有一支笛,笛子被人拾起,放在了带着笑的唇边,却迟迟没有吹下去。过了一会,那人似是倦了,把笛子一抛,跳上桃树,摸出一把刻刀,对着桃花捣鼓了好一阵。

叶修在一旁看了好久,等那人又跳下来,靠着桃花树喝起酒了,才走过去。

那人还未结冠,正是年少之时,长着一张良家子弟温文尔雅的脸,只有叶修知道对方有多不羁,有多不顾形象,坏点子有多少。

他蹲下来,对那人笑笑说:“沐秋。”

对方眼睛蓦地亮了起来,朗声道:“小修。”

叶修一瞬间差点给跪,结果对方伸出的手却穿过了他,递向他身后的人。

……都是梦啊,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叶修给了自己心口一拳。

梦中的两人自然是打打闹闹,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光景,桃花瓣零零落落,沾在小叶修的头顶,被当年的苏沐秋温柔地取下来。

跟个不怀好意的大叔似得在旁边蹲了许久,叶修看着苏沐秋又说起话来:“沐秋啊,我还有好多事没做,但是现在看到你,觉得那些事还做什么呢?”

“你死的地方太远了,每年只能在嘉世烧烧纸钱,也不知道你收到了没。”

“沐橙是大姑娘啦,追她的小伙特别多,但没有一个打得赢你的。”

“我过得特别惬意,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挚友。

叶修喃喃说着,怀着就算碰不到也想碰碰啊,真的很想碰碰啊的念头,打算摸摸苏沐秋的头。

谁知苏沐秋却又看得见他了,瞬息之间拔剑出鞘,身形一闪直接劈来。叶修大吃一惊,就地一滚也没完全避开,脖子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苏沐秋当年就很厉害,现在在梦中更厉害,叶修竟然招架不住,节节后退。小叶修站在桃树下,对苏沐秋的出招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嘲弄有加。

叶修觉得手感不对,一看发现手里的武器居然是却邪。想一想也是,如果苏沐秋还活着,却邪怎会落到他人手中?而梦中的苏沐秋是认真要杀他,一招一式凌厉非常,招招奔着要害下手,叶修奋力打了一会,手都打麻了,简直想问一句,多大仇?

话到嘴边,却扯出一个微笑,叶修双手一松,却邪落在一地的花瓣上,苏沐秋一剑刺入他的胸腔,直接将他压制在地上,瞪大的眼睛里全是昭彰的杀意。

叶修抬起手,小心翼翼地碰碰梦中幻影的脸,说:“让你杀。”


“叶秋——!”

叶修心口猛地一疼,整个人弹了起来,刺骨的寒冷弥漫四肢百骸,每次喘气都似乎吸着冰渣。

他努力睁开眼,看见近在咫尺的人正焦虑得盯着他,不由得将梦中的那个动作做了下去,轻轻擦擦对方的眼角,说:“沐秋你眼睛都红了,丢脸。”

“……前辈……”

是周泽楷。

周泽楷待雪崩稍止便跟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因为雪崩的原因,没有叶修所说的怪鸟,一路磕磕绊绊险象环生,轻伤受了不少,但也总算是下来了。刚到底下的时候没有叶修的一丝踪迹,周泽楷好不容易把叶修翻出来,叶修二活不说开打,力道没多少,却用不要命的打法,让他反击也不是,躲又不好躲,一个不小心,被叶修一掌击在心口,周泽楷没什么,叶修反而直接倒了下去,把周泽楷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叶修一句胡话说完,倒是很快清醒,先是撕心裂肺一阵咳。周泽楷拍了拍叶修的背。

叶修一边摆手一边咳,话说的断断续续:“你……你他娘的下来……干嘛!”脏话都出来了,他是真气了。

周泽楷道:“救前辈。”

“你……”叶修还想训他,结果看见他胸口一个脏乎乎的掌印,即刻改了口,“我打的?”

周泽楷沉默的点头。

叶修竟有些喜悦,顾不上调息,又在雪堆里找了一会,把千机匣翻出来,对跟着他的沉默青年道:“小心,这里有魑魅冰魂。”

周泽楷看着他,眼中带着疑问。

他在跳下来的途中就把面具抛了,如今一副诚恳至极的样子,叶修简直招架不住:“魑魅冰魂也是昆仑异兽,呼号成雪,滴血成冰,可惑人心智,以梦杀敌——我刚才,咳,不是有意的。”

周泽楷本想说没关系,结果犹豫再三,问出口的是——

“沐秋是谁?”

叶修喘了口气也没歇歇,直接在悬崖底搜索起来,此时发现了一个洞口,边招呼周泽楷边随意说:“我以前的一个兄弟,特别厉害。”

洞里怎么的也少点风。叶修不用说,现在就靠着周泽楷的大衣过冬,另外就是刑天蛊了,属火的刑天蛊在冰天雪地里,反而给了点热气儿。周泽楷周身下悬崖时被尖利的岩石割了不少口子,寒风吹起来,也挺冷。

叶修在怀里摸摸,没有火折,恰好身后一声轻响,周泽楷擦开一个,照亮了几尺土地。

这个洞穴幽深,里面全是冰凌,百折九曲,两人走了几步就遇到一个三岔路口,叶修停了下来,啧了一声,心想没别的办法了。

周泽楷对昆仑太不熟,此时也不过是跟着警戒,不防前面叶修转了个身,把那烟杆拿了出来,笑道:“借个火。”于是突然想起,这一路上,前辈有真的点燃过这烟吗?

不过现在想这个也没用了,叶修凑过来把烟丝点燃,不大一会,洞穴里已经能闻到带着泛着甜意的气味,如同一种食物的香气,飘飘渺渺但不息不散,沿着洞穴蜿蜒。

然后周泽楷知道传说中的魑魅冰魂是什么了……

那是一种鸟。

它在黑暗的狭道里飞驰,发出翅膀扇动的风声,在闪烁不定的火光里直扑烟香而来,尖细鸣啼,体若鸿雁,覆白羽,羽尖透明,似若冰雕。

叶修随手一掷,烟杆嵌入坚硬的冰岩足有三寸,千机匣弹出细剑。

周泽楷原本就是聪明人,只是欠了些江湖行走,少与三教九流打交道,人情世故不太娴熟,现下看着叶修好整以暇地持剑斗之,立刻明白了什么。

没有什么赤血灵芝。

从来就不值得相信。

一开始就是为了闯过众多昆仑异兽而被利用而已,雪崩也好跳崖也好,大概都是一种算计。

心中好像下了一场雪,又冰又凉,冻住生机似得,让他只能怔怔举着火折,看着叶修方寸之间将那魑魅冰魂玩弄于鼓掌之上。

周泽楷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虚言。


 
   
评论(10)
热度(127)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