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伍

完成稿只有十一章,放完了就要慢慢来啦_(:з」∠)_

====



去昆仑的那天清晨,叶修在轮回剑意的围观下,吃完了一碗蘑菇拌饭,吃完后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嗝,对陈果挥挥手:“老板娘,离开几天,不要开除我啊。”

陈果至今还在消化叶修就是叶秋的事实,木讷的点点头:“这几天的钱扣了。”

“……”


轮回剑意准备得很充分,来的都是在昆仑的精英,一行五人,食物和火种也很充足。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千机匣往肩上一扛,率先骑上马,周泽楷与江波涛紧跟其后,往昆仑山以西前进,但马走不了多远就被弃了,西进昆仑只有雪山猎人走出来模糊不清的小路,厚重的积雪行人都十分困难,更别说随着深入,山势更加陡峭。

叶修走得也很辛苦,临走时还搞了个粗糙的旱烟杆子时不时拿出来抽两口,说是提神。他对昆仑很熟,哪些地方能走,哪些地方只有一层薄雪,哪里可以有背风处歇息,似乎有一副地图刻在他心上。如果这就是寻找赤血灵芝的路的话,没有叶修,谁也找不到。

但是无论是轮回剑意的谁,都不会当成是一个庆幸,传说中的斗神比巍巍雪山更可怕,所谓江湖,最凶险的不过是人心。

江波涛一直留意着叶修会不会出幺蛾子,头两天几乎寸步不离,这么明显的事儿叶修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却是走着走着就往江波涛身上一搭,名曰人老了扶我一把。

两次三次,江波涛只能苦笑,这路,还真的挺难走的。

身为大师兄的周泽楷依然戴着面具,虽是众人的中心,但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大多数是听着,倒是叶修跟其他几个人话说得开,宁愿顶着风雪也要天南地北的侃。

叶修说他不但熟昆仑,还去过南海,南海万顷碧波,阳光炽热,浮有仙山,山中绿木成荫,顶有婴俞木,栖有七虹大鸟,非二人之力不可攀登。

又有赤金矮兽,触之极烫,草叶皆燃,食鸟蛋,口吐团火。

如此种种,倒似乎没那么冷了一般。

行至第三日夜里,昆仑山竟是放了晴,毫无阴霾的天空展现出令明月失色的繁星,流光溢彩的银河延伸到目不可及之处,仿佛尽头是星辰大海的深渊。

周泽楷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跟于念在星空下聊的开心,于念听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这赤血灵芝便成了小伙子小姑娘们的定情信物,每到融雪之际,就有小伙子将采到的赤血灵芝放在冰山融水中,顺便而下,飘到心仪的姑娘身边。”

“啊?这么珍稀的赤血灵芝,就被这么用?”

“可不是,你还不知道吗?赤血灵芝就是鹿王的鹿草,鹿吃的,你说能高贵到哪里去……也就是人啊,牵强附会出各种功效,才这么紧俏。”叶修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摇摇头。

“前辈,别瞎说了……”于念也不是傻子,满头黑线。

叶修笑了两声,正打算再编个故事,冷不防被人拉起右手,搭在脉搏上。

周泽楷过来的时候叶修就察觉到了,却没想到说动手就动手,不得不嚷了两下:“小周啊,老人不禁吓啊。”

没人理。

不过周泽楷没握多久就放开了,说:“叶秋前辈的脉……比之前更稳。”

叶修淡然道:“总不能老是半死不活的,不然怎么帮你们找灵芝。”

周泽楷又沉默了。

叶修倒是习惯得快,自怀里掏出旱烟来,随手在雪上敲了敲,也没点燃,就咬在齿间,说起话来也含含糊糊的:“我们走了三天,但是还不够,不是我诳你们,赤血灵芝这东西也是讲缘分的,有时候就在咫尺,你看不到,就是没有。我们还要走,翻过这个山脊,再走得深一些,传说山中有个洞天福地,里面鸟语花香,赤血灵芝就在那儿。”

“等你们找到了给我也留一个,不然,我也没几年好活啦。”叶修十分坦然。

“稳得太快。”周泽楷说,话题却俨然还是上一个。

叶修也有点惊诧了,他这几日借昆仑山参和赤血灵芝暗暗调息,确实将血中积攒的热毒化去不少,但这如人饮水的事儿,周泽楷不过两次触及便能察觉,内功的功底实在高深。

他打个哈哈:“昆仑山冷,我好得快。”

“赤血灵芝,真的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吗?”于念没察觉到叶修的纠结,望着星空叹气道:“昆仑这地方……安静得像是有神仙一样。”

“别说,”叶修同意的点点头,“昆仑有山鬼。”

“山鬼?”这下连周泽楷都发问了。

“我们再走下去,可能也会碰到。不过说是鬼,其实是昆仑山中的野兽,形体高大,力气凶悍,皮坚肉糙……难缠得很。”

“打倒它们,就能找到赤血灵芝吗?该不……”周泽楷想了想,还是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叶修似乎没察觉,回答得斩钉截铁:“肯定能找到赤血灵芝。”说罢微微侧身,抬头看着站在身旁的人,咬着烟杆笑说:“多信任我一点啊,江波涛说的多好,现在更需要赤血灵芝的人是我,没有你们帮忙,我一人怎么走昆仑,那点吃得就要背死我。”

周泽楷不说话,也看不出来是信了没信。

良久,久到叶修又跟于念说了一个西南食人兽怕狗尾巴草的故事,周泽楷才坐下来。他侧头看了好一会叶修对着于念比比划划,满嘴胡言乱语,心中觉得这斗神着实不靠谱,却比传言中更加洒脱有趣。

这边叶修正瞎编得起劲,突然嘴里的烟杆被人抽了,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他不满的偏头:“小周啊,要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

于念哈哈大笑:“大师兄宁愿跟你打一天也不会多说几……我闭嘴。”然后捂住了嘴巴。

周泽楷不理那边,见叶修要来拿烟杆,手一抽又夺了回来,等叶修无奈的盯着他看了,才认真道:“我信前辈。”

“啊?”叶修一愣。

“若前辈真能带我们寻得赤血灵芝,轮回剑意必定以德报德,助前辈除去刑天蛊。”

叶修知道他是说真的,轮回剑意掌门常年闭关,整个门派上下都听大师兄,他做的承诺,必定有始有终。

“那敢情好啊,”叶修笑笑,终于把烟杆抢了回来,又打趣道:“但是你信我,我不信你啊。”

这次轮到周泽楷愣了,可因他一般都不说话,愣不愣还真心没人看出来。

“那前辈要如何。”

叶修装模作样的想想,摸着下巴道:“怎么的也要让我知道你是什么样吧,这样你骗了我我也好找你报仇。”

周泽楷听了觉得很有道理,点点头,伸手就把面具取了下来。

吓一跳的反而成了叶修。

面具擦过垂下的鬓发被拿在手中,露出来的并非叶修以为的胎记红斑什么的,而是一张十分端正俊雅、轮廓分明的脸。

色若春晓,眼角微翘,瞳如星辰,面似桃花。

近在咫尺之下,比昆仑的晴朗夜空还动人。

“……睫毛长得跟姑娘似得,怪不得要戴面具。”叶修调笑十分流畅。

周泽楷垂下眼,又把面具戴了回去。

他带着面具的时候一言不发气势冷峻,摘下面具后却温文尔雅安静诚挚,诚挚得让叶修这么多年老江湖的心里生出愧疚来。

但是抱歉你的信任了。

叶修想,赤血灵芝是没有,带你们见识一下魑魅冰魂吧。


第二天再出发,叶修走在最前头,这是一条紧贴山崖的小路,积雪深厚,寒风凛冽,每一步都会陷下去,十分吃力。而且众人还穿得多,尤其是叶修,无法靠内力驱寒,穿得简直像个球,现在在悬崖边上滚动。

“加把劲,就在前面,过了这个风口就要好走多了。”叶修给大家鼓气。

叶修是个好前辈,说话有趣,态度平和,又跟轮回剑意算是一根绳子上,冰天雪地共患难,相互之间几乎产生几分情谊了。

于是大家都呼应道:“加紧走,最后一个今天守夜!”

叶修笑了笑,千机匣杵在雪中,借力又往前迈了一步。

——就是在将落未落的一瞬。

脚下的雪地传来巨大的震颤,伴随一声低沉的咆哮,有巨物拔地而起!别说其他人,就连周泽楷也始料未及,在这悬崖峭壁之上还有这等危险。

只有叶修,他似乎早有准备,一脚踏实,千机匣随步伐递出,触及巨兽时立刻弹为长枪,借力挑空,一步不让的跟巨兽拼了一记!

于念惊诧:“是山鬼。”

叶修大喊:“速度过去,这里我们对付不了它!”

众人都是江湖好手,晓得分寸,立即提气掠身,全力朝对面的山坳冲刺。叶修也不恋战,长枪一晃,跃起用力敲在山鬼肩头,借反弹之势跳在空中,又即刻在空中一挥,恰好挡下山鬼重重一击,人飞得更高更快,不受控制的砸在山坳入口的雪地上。

“叶秋前辈!”江波涛此时也到了,急忙扶起叶修,他摔得很重,雪地被砸出一个坑,若不是雪够厚,肯定没命。

叶修借力站起来,一边咳一边断断续续地笑:“没事我故意的,不然我怎么过来。”

然而不过两句话的时间,山鬼居然追击而来,巨拳击出,雪石迸溅,气浪惊人,将两人都掀飞出去!

叶修心道不好,又一次摔进雪里,这次他是真的毫无准备,胸口重重磕在千机匣上,一口气顿时梗住,疼的眼前一黑。

山鬼似是认得叶修,弃他人不顾,直奔叶修而来,长啸一声又是一击!

剑光!

危急时刻,空中白光闪烁,势破雷霆,快如闪电,刹那之间对山鬼之拳连出三击,竟把跃起的山鬼打了下去,自身却在空中卸劲借力,重击之下不过滞空旋身数次,剑招周身而出,又与雪沫一起翩然而落。

正是名震天下的醉语不云刃——

左匕,碎霜!

雪雾之中,周泽楷踏在雪面,左手神兵前递,吞吐三尺剑芒,剑气隐而待发,面具掩盖了神色,不言不语,冷冽如雪峰之巅。

山鬼一愣,打量了几眼,突然暴怒,也不管叶修了,嘶吼着朝周泽楷冲来。

叶修此时缓过了劲,苦笑了一下,搭上周泽楷肩膀:“小周带他们走,这个,给我。”

周泽楷点点头,碎霜上挑,剑芒又涨,隔着数尺与山鬼一拼,随即借势后跳,留下山鬼给叶修对付。

叶修执起伞,手腕一抖弹出细剑,左手捏了个扎实的雪球投去,正中还想追过去的山鬼右眼。

“小家伙,”叶修对几乎痛得发狂的山鬼笑道,“看着谁呢。”


这边周泽楷信任叶秋必能拦住山鬼,于是纵身而出,扶起在雪坑里扶着腰的于念,与江波涛等人迅速往山坳进发,找了一处略微平坦的地方稍事休息。

除了周泽楷,其他人都受了轻伤,江波涛皱眉:“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周泽楷不言,扭头望着来时的方向。

“叶秋好歹也是斗神,不会有事吧……”江波涛无力的安慰道。

周泽楷摇摇头,侧耳聆听,忽而跳上一侧山石之上,打了个呼哨。又片刻,空中响起呼应的啸鸣,一只通体雪白的隼盘旋而至。

“乖乖,这不是师父的宝贝零白吗?城都不让出,怎么舍得放到昆仑来?”江波涛惊讶的站了起来,然后又抱着腿坐了回去。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低头拆下零白脚中的密信……竟一下扎扎实实得呆住了。

“怎么?”江波涛觉得不妙,顾不上腿痛蹦过来要看密信,周泽楷躲了一下,江波涛更诧异了。

“……师父……说了什么事?该不是要逐我们出师门吧?”他试图缓和一下周泽楷身边凝重的气氛。

周泽楷把密信放在他手中。

江波涛赶紧展开,一看差点把密信抖出去:“浩然令?……诛……誓死诛杀恶人叶秋?”


——吾等破骨斩业,天地当有浩然。


 
   
评论(9)
热度(120)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