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叁


雪云之后,万丈之上的晴空,晨星渐渐出现了痕迹。


黄少天打得并不认真,但他依然能察觉到,如今的叶修,跟以往的斗神有什么不同。

力量、内力、速度,与往日的斗神巅峰不可同日而语,失去了却邪的叶修似乎没有能力再使出七纹剑,一招一式平实无华,完全是一些刚练武时的基本招式。

难缠。这是黄少天的第一感觉。

尤其配上那把伞,或者说那把伞,成全了现在的叶修。忽远忽近的攻击范围,衔接紧密出其不意的攻击方式,精确到可算得上是预测的出击,弥补了他现在比以前差太多的底子,前一击还是轻剑,下一击却是齐眉棍,那把伞不停变换形态,让黄少天有种自己在跟许多人打的错觉。

可也不过难缠罢了。

“你不行了叶修,”黄少天手持鸣光腕间一抖,与叶修弹出的细剑正正撞上,后发先至,却是把叶修的抢攻打开:“力量不足内力空虚怎么跟我打,鹿王心血不能给你,你随我回蓝溪阁,阁主定有别的方法。”

“你们连我怎么活下来的都不知道,如何大话?”叶修鄙视,“再说,要赢你简单的很,我就是手残也搞的定。”

自己刚才的愧疚担忧简直就是废物,这人就是死了也是活该!

听到后一句话,黄少天觉得手痒的要命,不再留手,鸣光发出轻鸣之音,剑未至,光已冷。

叶修也不敢托大,伞面撑开挡住,即使这样,那寒冰真气也自伞面撒开,竟将伞冻住了。

黄少天一副十拿九稳:“快认输。”

叶修心知现在的自己逼不退这内力,但也无慌张,好整以暇就这遮挡的动作将伞顶了出去。黄少天自然不会被这点小把戏打到,随意一退,就让叶修扑了个空。然而叶修还有后招,只听哒一声轻响,伞面瞬间合拢,伞柄弹出足有三倍长,伞尖银光闪烁,竟又化为长枪。

黄少天真没反应过来,被一枪拍在胸前,连退数步,差点被地上的鹿王绊倒,大喊起来:“叶修你无耻无耻!”

叶修长枪轻晃,又变回伞状,一刻未停朝黄少天刺去,嘴里说:“我就无耻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啧,”黄少天身体微晃脚步一错,不但站稳脚跟更是晃过了叶修攻势闪到了叶修身后,大笑道:“看剑……!”

“……日!”

黄少天动作戛然而止,原因无他,只因他闪过了伞,叶修却在他闪身的一瞬将伞中轻剑持在左手,此时正好等到他上钩。

其实这招的应对再简单不过了,黄少天有百十个招数能搞定它,偏偏,忘记了叶修右手的伞可以是不完整的,是能分开攻击的。

“这伞是什么东西。”被抵住喉咙的黄少天脸黑了。

叶修手一动,整把伞回复原样,他瞥了黄少天一眼,眼神竟是带着一丝笑意,拂过伞身,又掸去浮尘,道:“这是千机匣,有人叫它‘君莫笑’。”

“厉害,”黄少天想了想,又补充说,“神兵榜得重新排,武林大会也不久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不算是个好消息。”

“可不是,”叶修自豪道,随即板下脸训斥,“行了啊,不打了,你闹腾不闹腾。”

黄少天这可是抓到把柄了,对着叶修好一顿鄙夷:“你这是打不了,堂堂斗神说要休战,丢脸吗?你手在抖啊以为我没看见?”

叶修二话不说,伞一端,伞尖对准了黄少天,一副面瘫脸:“这伞还能变连弩你信不信。”

黄少天闭嘴了。

倒也不是怕,只是他看得出来,打到现在,叶修已是强弩之末,冰天雪地里一层冷汗,自己又何必相逼。

但是鹿王绝对不能死,无论如何,不管怎样。

这与阁主的双手相关,不能有一点闪失。

叶修看着黄少天装出一脸轻松写意,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挡在鹿王身前,忍不住笑出声:“得了,逗你的。”接着竟是绕过黄少天和鹿王,在洞穴内的一个角落蹲下,忙碌了好一会。

黄少天没弄明白,倒是身旁一直趴着不作声的鹿王发出一声愤怒的鸣叫。等叶修弄完,黄少天一看,乐了:“赤血灵芝,感情你把鹿王的心头好给挖了。”

鹿王喷着一团团雾气。

叶修直接咬了一只,吃起来倒是毫不讲究,鹿王看着叶修那眼神都要改食肉了。

黄少天想起来什么,突然窜起来抢了一疙瘩,喂到鹿王嘴里,温柔地说:“来吃好好养角,好好长,好好又高又壮,等你角长好了我再来找你取鹿茸。”

叶修批:“简直欠揍。”

很快叶修把洞穴搜刮个遍,挖掉了所有赤血灵芝,这次来也算收获颇丰,黄少天摸着沮丧的鹿王脑袋得意洋洋,鹿茸放置的安稳妥帖万无一失,接下来就是回兴欣客栈了。

黄少天格外热心肠,一路殷勤的要把叶修送下山。

叶修表示敬谢不敏你不口渴我耳朵疼:“怎么,担心我回去给鹿王一刀吗?”

黄少天愤起表示你这是看扁人。

叶修淡定指出:“没有飞索,我过不去。”

“哦。”


“……我们还是朋友吗?”要走了,黄少天突然问。

叶修意味深长地笑了:“我要的是赤血灵芝,鹿王心血是骗你的。”

黄少天半信半疑,叹口气,搭上叶修肩膀:“我不是有意要害你,不过你知道的我是蓝溪阁的人,每月拿银子的,自然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对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回去定让阁主为你诊断,不就是个刑天蛊嘛,一定能解掉,你不知道我走的时候阁主一封信写了足有半天,你知道我看着多糟心吗……”

“我知道,”叶修打断了黄少天掩饰心虚的喋喋不休,随口一说:“如果不是高于一切,又怎么是最重要的人。”

这哪儿跟哪儿?!“你还是去死吧。”

——这是黄少天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天已明,昆仑山下初晴,积攒多日的雪云散开,露出明白色的光线。

叶修扶着腰慢腾腾的走回兴欣客栈的时候满脑子只有一句话就是人老了岁月不饶人,这才不过熬了一个夜就腰酸背痛困得不行了,现在就是给他个席子他也能将就下去。

但是他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在隔着兴欣客栈还有百十丈的时候,喧闹的声音就炸开了。叶修怎么的现在也是个小二的营生,赶紧摸着自己的良心赶了过去。

门口一个长发遮了半张脸的年轻人正堵了门,手持一把大砍刀,大声道:“蠢材快来喂刀!”

叶修满头黑线的认出来,这也是兴欣客栈的小二,叫包荣兴。

但是混混们都进去了啊,你堵门有用吗?叶修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回来太晚了。

不过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糟,几个混混闯了是闯了进去,还没动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几桌客人看起来不好惹的原因。

比如,窗边那一桌。

细节可以看出很多事,比如客栈里一共四桌客人,面对混混挑事镇定自若的只有两桌,两桌里坐满的只有一桌,一个四人桌坐了六个,另外一张只坐了两个,可见这两桌是一起的,手里有底,是行走江湖的人,且窗边那桌坐得是老大。其中一人半张脸戴了面具,看来是老大中的老大。

这边的弄不清来路,但是那边混混的叶修却认出来了,他们腰间带着腰牌,上有千里草的图纹——微草山庄。

“掌柜的,我们话可是放在这里了,就希望你能行个方便,自然大家都方便。”

陈果怒而拍桌:“我管你中草堂是个什么东西,这是我的店子,说不接待就不接待。”

“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耽搁了我们找赤血灵芝,非拆了你这破烂铺子!”

叶修毫无存在感的从人堆里混进来,边盘算着场面边倒了杯冷茶润润嗓子,听到这一句直接把茶给噗了出去,堂堂大神咳得半死不活。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找什么就有人抢什么,撞邪?

他这一咳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陈果到底还是露了怯,一跺脚:“叶修,快来救人!”

这点小混混叶修拿下得自然轻松愉快,就算是积攒了一晚上的疲惫也手到擒来,一个个的轰出去了,叶修才闹明白来龙去脉。

“微草山庄最开始干得是药材生意,现下派底下的中草堂来找赤血灵芝也不稀奇。”叶修大大咧咧的坐着一张桌子上毫不避讳的分析,“不过老板娘你干嘛不给他们行个方便让他们把客栈包了,这一趟肯定能赚不少。”

陈果翻了一个白眼:“你不是说你需要那个来治幼时被歹人毒害的伤吗?我怎么能给他们行方便。”

叶修一愣,哑然失笑,他想过许多种可能,还真没想到是为了自己。“谢谢,”叶修表情挺温柔,“我一定很快好起来。”

不过话音刚落,门口看热闹的人群里突然闯出一人,手持大刀,直愣愣的朝叶修砍去。

叶修没放在眼里,懒懒散散的撑着半边脸,打算用伞一招把来人拨出去,谁知刚抬起千机匣,从手腕开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直延伸到肩膀,全身脱力了一般,胸口鼓噪,喉头一甜。

“叶修!”陈果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筷子射出击打在刀面之上,硬生生将那大刀弹飞,偷袭的人被包子一脚踹出门外追打,总算有惊无险。

可叶修垂着头,黑血从指缝中淋淋淅淅的滑下来。

“这位兄弟看起来身手不错,但是身中剧毒啊,”窗边那一桌有了动静,其中一人走过来关切道,“在下轮回剑意江波涛,杏林之术略有涉猎,可否让在下诊脉?”

叶修摇摇头,有心劝阻只是说不出话,心中道这是怎么了蓝溪阁微草山庄轮回剑意都在昆仑玩了,是不是过两天霸图堡雷霆呼啸都要来参和啊。

江波涛见他摇头,只是偏头看着他的同伴。

他身边的那人手里还夹着半双筷子,见江波涛没被领情,便放下那根筷子也走了过来。此人戴了半边银白面具,看不全样貌,只露出线条明朗利落的下巴,身着狐裘披风,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坠了玉冠流苏,倒像是哪来的皇亲国戚。

叶修这边整个人疼出一身冷汗,倒也知悉有人靠近,攒足了力气在那人弯腰俯身之际挥手挡开,竭力笑道:“旧病复发,多谢关心。”

来者却对此并无反应,自顾自扼住叶修左手腕,叶修挣了一下居然没挣脱。

江波涛此时递上一方汗巾,送到叶修沾满了血的右手前。

那人终于开口说话:

“擦一下,烫。”



 
   
评论(3)
热度(140)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