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贰

我尽力码字!!设定丢过一次了!修修修修修!(揍



刑天,斩天之首。

这以上古神话神祗为名的蛊愿本不过是江湖传说,传说此蛊性烈,触肤即入,几息时间便可侵入心脉,藏身其中,从此蛊毒生生不息,直到心脉燃烧殆尽。

嘉世曾经的副帮主,叶秋与他闻名江湖的七纹剑正是败在此蛊上。

那日叶秋面对嘉世围剿,手持却邪,一人杀的众人左绌右支,剑光霍霍之中,七纹剑北斗纹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战剑却邪或刺或挑,挥洒出耀目红光,所到之处无人能有一合之力。那般肆意浑然天成,犹如天火星辰,交相呼应,不负斗神之名。

然而就是叶秋将要突围之时,有一少年挟势冲来,与叶秋连拼数招,英雄少年,剑法不可谓不精妙,便是陶轩招揽来的新一代高手,孙翔。叶秋本意要走,并不恋战,孙翔却寸步不让,咄咄相逼。激战之中,也不知是谁掷出一枚短刃,叶秋与那少年缠斗,一时之间无暇分心,竟让那短刃刺中背胛。

战局关键便在此刻!

叶秋当即呕出一口黑血,七星纹渐次暗淡,战剑却邪更是被对方抓住破绽一击挑落。凶险之际,叶秋当机立断拔出身后短刃——不过区区短刃在手,竟然无人敢上前一步。

原来你们都知道这剑有毒。

叶秋竟是笑了。

他平时就懒懒散散,此刻竟也笑得蛮不在乎,倒真让人不敢轻举妄动。叶秋不再犹豫,短刃掷向孙翔,趁他避让之时,提起最后一点力气施展轻功突围,投入运河遁走。

嘉世的人没追上去,因为中蛊之人,必死无疑。


黄少天连那把伞都给忘了,把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几圈,摸着下巴摇头:“当时那口黑血,烧得草木焦枯,我们才见识到这蛊的威力,断定你已心脉尽焚而死,结果听说你却活着,于是又猜你中的不是刑天,现在你又是——你到底怎么回事这是把蛊当燕窝吃了吗怎么看起来红光满面身体健康一点受伤中毒的样子都没有?”

面对黄少天的长篇大论,叶修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你猜。”

“你骗嘉世的?”

“不,”黄少天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推测:“战剑却邪犹如你半身,你怎会弃它不顾。”

“这有什么,”叶修慢吞吞的找了个石头坐下,一脸坦然,“命都快没了,一把剑要怎样。”

黄少天嘴角一抽伸手要探脉,被叶修闪过。

他一愣,哼了一声,手里挽了一个剑花:“叶秋,你真是没出息透了,当年嘉世山庄抢过皇粮,现在却为了几尺布弄得自己如此狼狈。”

叶修并不辩解。

黄少天也不打算跟叶修开堂审案,不过合作罢了,便归剑入鞘,转身即走。

叶修挥挥手,对着黄少天一下子就飘远的背影喊:“好走不送,晚上客栈门口见,过时不侯。”

等对方真的没影了,叶修这才站起来,自怀中摸了个药囊,倒出几片山参抓了一把雪塞进口里,嘟嘟囔囔道:“一见面就打,真不让人省心。”

刑天蛊名副其实,叶修当日极其凶险,只道是体内烧出一把烈火,急攻心脉,当场便受了内伤,全身血液似乎开始沸腾,周身处于火刑之中,差点就溺死在运河里。侥幸保命之后,数月里被那刑天蛊昼夜折磨文火煎熬,此中艰辛难以言说。

这也是叶修内力深厚,不然早就在去昆仑的路上客死他乡,无人知晓。

天山雪莲、昆仑山参、冰峰蛇胆、赤血灵芝,哪一件都是珍稀之物,对叶修来说却不过续命,若要根除刑天蛊还得寻得传说中的魑魅冰魂,将那蛊虫冻杀体内,只是这过程若无鹿王心血吊着,被冻死的也不只是刑天蛊。

叶修刚跟黄少天打了一把,体内蛊毒又蠢蠢欲动,烧灼痛意弥漫四肢百骸。他杠着伞,自嘲道:“伞都打不稳,还拿什么剑。”

“你说,是不是?”

最后一个字有着淡然悠长的尾音,只是没有归处,几经婉转,还是消散在空寂的川原上,连回声都听不见。

只能一个人踏上,那冰寒刺骨的归途。


是夜,黄少天如约而至,叶修大概说了一下鹿王的踪迹,是在离此处不太远却无路可走的断崖之上,上次叶修遇见便是因为断崖过不去而作罢。

“原来那是断崖……”黄少天若有所思,“难怪数次搜寻都没有鹿王踪影,实在是没想到那片云雾之后另有乾坤。”

“没错,所以这次就看你的飞索有没有带上了。”叶修重重点头。

“感情叶秋你就是为了飞索喊我?!”

叶修摇摇手指:“我现在是叶修,不要喊我叶秋。”

虽然依然余怒未消,不过黄少天决定还是先问清楚名字的问题:“改一个字有什么用,以为嘉世山庄就不知道是你了吗?”

“哦,”叶修答的十分顺畅,“嘉世山庄的叶秋已经死了。”

黄少天讶异看去,目光一闪,不再追根究底。

叶修跟黄少天说着闲话,一路不停,很快到了那处断崖,断崖之上风声凛冽,大雪纷飞,呼啸声几乎把一切都湮没。

两人都冻得不行,黄少天感叹道:“习武多年,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特别认识到练功的好。”

也习武多年但是不能运功御寒手要冻僵的叶修冷笑了两声。

“这么晚,鹿王应该睡了吧?不过睡了也好这样比较好办事啊。但是如果没睡怎么办,被吵起来怎么办?对了它睡哪儿呢?”

叶修选择性的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过去了才知道。”

黄少天随之望去,黑夜之中,唯有崖边积雪的反光和叶修手中几乎渺不可见的风灯,对面一片黑不可测的虚空,找不到一点岩石的痕迹。

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你确定鹿王不是被你追的走投无路自杀跳崖?”

“我觉得那只鹿还没那么有骨气,”叶修答,向崖边走了两步,嘲笑道,“怕了?”

“怕你奶奶个腿儿。”黄少天一边鄙视一边全力投出飞索没入虚空,好不容易一紧,应该是搭稳了。

黄少天看看手里剩下短短一截,不禁也是一把冷汗:“这断崖太远,鹿王真能跳过去?”

叶修猜测:“中间可能还有落脚点,我们不知道罢了。”

两人都是江湖有名的高手,为了各自所需,也不会在此时怯场,各自施展本领,贴着绳索迅速滑了过去,中途饶是两人轻功卓绝,也数次险象环生,落地后竟出了一手汗。

断崖这边风雪小了些。

叶修将风灯举起,勉强能看见眼前之路,两人摸索向前,然而一直到了岩壁尽头也无所发现。

“难道还要爬上去?”黄少天觉得这样下去他们要找到天亮,但天亮可不是个好消息,鹿王乃神兽,因夜晚不可视物,这才冒险半夜寻来,真要磨到天亮,就算找到了鹿王也抓不住。

叶修不答,只是抽出了那把伞,沿岩壁又走了一阵,忽然松了一口气:“在这。”然后持伞一击,面前薄薄的冰壁应声而碎,露出一人大小的洞口来。

黄少天几乎听到,洞穴深处隐约的鹿鸣。

“有你的!”黄少天大乐,纵身跳入。此洞穴愈走愈宽,十数步后已豁然开朗,壁有荧光,其中有足一人多高的仙鹿立于中心,警惕的打量着擅入者。

黄少尚且来不及惊叹这处秘境,狂喜之下长剑挥洒而出,足尖一点直冲鹿王而去。

“两年了终于找到你了哈哈快点乖乖把鹿茸给我保证不痛!”

“它听不懂。”叶修后脚跟上,淡定地说。

鹿王是刚被吵醒的,很是恼怒,面对黄少天的攻势直接踹出两只蹄子。黄少天只想取角,不想伤鹿王性命,于是手中剑光一淡,渐渐镀上一层寒霜。

黄少天,蓝溪阁第一高手,手持古剑鸣光,少时以冰雨十三剑扫荡西南,打下蓝溪阁大片江山,号为“剑圣”。

昆仑之地,于他有如神助。

冰雨剑的寒气与昆仑深寒一起凝聚在鸣光剑尖,黄少天手腕一动,避开剑锋让剑身与鹿王拼了一记。鹿王力气奇大,黄少天一下子飞了出去,反而落在叶修身后。

叶修之前运功踏飞索,如今蛊毒又在隐隐发作,却也镇定自若,让人看不出痕迹,手中素伞推成长棍,看准鹿王将落未落之际挑出,重重敲在鹿王腿上。

鹿王一声长鸣。

刚刚黄少天那一格挡,寒气沉在鹿王前腿,又被叶修一击,一时间麻痛不能行动。

此时黄少天也再度攻来,鸣光寒气纵横,鹿王似也是知道了那把剑的厉害,拖着双腿转头朝叶修撞去。叶修伞面一张,档住鹿角,人却也倒退了十数步,重重磕在山壁上。

“叶修你行不行?”黄少天嘲弄道。

叶修也是倒霉,背后中刑天蛊的伤口本来就好好坏坏最近才刚结痂,这一撞疼得脑子都要空了,但嘴上便宜不能不占,他说:“行得很,你再啰嗦我就帮鹿王打你。”

鹿王是神兽,但半黑不黑的环境里,面对江湖两大高手也没撑太久,随着叶修长棍一击,悲鸣着被击飞,重重砸在地上,再也挣扎不起来。

黄少天嘿嘿笑着过去,摸摸耷拉着的鹿王脑袋:“诶乖啊,看准我是谁,以后再来找你的时候就别挣扎了,把角给我我给你带好吃的。”随后手起剑落,倒也没太狠,取了多半。

叶修笑了:“你也算是心软。”

黄少天取了鹿茸迅速放入早就备好的药袋,转头问叶修:“你是要什么来着,趁着大侠我没走可以指点你一下。”

叶修慢腾腾的把伞收好,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淡淡道:“鹿王心血。”

“哦鹿王心……”话到一半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平生第一次手比话还快一个箭步,拔剑雷霆一击。

叶修似乎早有准备,侧身闪过。

黄少天有些迟疑不定:“你是说,你要杀它?”

“我为取血而来。”叶修答。

“我不能让你这么做,”黄少天坚定了起来,“你杀了它可能百年都不会有另一只鹿王。”

叶修似笑非笑:“所以你们阁阁主就手残一辈子了?”

剑圣没有放下他的剑。

“没有鹿血,我会死,”叶修无奈摊手,“刑天蛊霸道非常,要活下来必须一命换一命。”

“你要我死?”

黄少天一怔,咬咬牙,重复道:“鹿王不能死。”

“如果我一定要呢?”

叶修道,看着眼前也算得上是好友的人,又向前走了一步。

他看起来毫无防备,坦坦荡荡,似乎前方没有丝毫阻碍和危险……

可鸣光的剑锋,终究还是破空而来。



 
   
评论(17)
热度(128)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