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壹

想把这篇填完,所以也放上来,顺便修改一下>v<

阅读须知:

tag没有伞修跟邱叶,是因为一个是双向单箭头一个是单箭头,前者尚未开始就结束,后者……剧透不说了

总结一下就是,伞修是两者的回忆,邱叶是一人的憧憬。

雷的姑娘就不用继续看了_(:з」∠)_

另外

没有喻黄0.0

除了标题的几个CP,没有其他CP


[伞修/邱叶/主周叶]十里桃花戮


自昆仑山脉向西,高山雪原之上,冰川融雪之处,传说有一处桃花源。此处仙迹不过十里,处处桃花,常开不败,一弯溪水穿林而过,冰凉彻骨,寸物不生,唯有桃花随溪而葬,不知所去何方。更是云雾缭绕,落英缤纷,虚虚实实,隐于风声萧萧。

采雪莲的雪山猎人有幸见之,一时间惊诧得动惮不得,却在此刻见有仙人自林中踱出,白衣翩飞,持一把素伞,桃花触伞而落,衣袂不沾。再看时,眼前已是一片剑芒,杀气纵横,一步未动便失去意识,醒来之后已在山脚,那片桃花源却失去了踪迹。

于是逢人便说:

深雪藏桃花,一梦又十年。



“此人定是叶秋!”

传言自昆仑传到江南时,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但即使如此,依然换来嘉世山庄庄主一声暴喝。

江湖人言,一堡一阁两派三庄,嘉世山庄正是其中翘楚。嘉世山庄地处江南,押镖起家,靠门派绝学七纹剑杀尽当年绿林豪强,江湖宵小,未尝一败。后即广受门徒,惠泽一域,俨然已是名门正派的气势。

而这叶秋,曾是嘉世山庄的副庄主。

——不过一年之前,叶秋率嘉世山庄在武林大会上连输数阵,惹得嘉世山庄庄主陶轩大怒之后,弃庄而走,从此再无消息。经查,竟是叶秋收了朝廷的贿赂,刻意打压嘉世山庄,想要黑掉嘉世丝绸生意的盘子。

一时间,江湖大骇,叶秋此等卑鄙小人,人人得而诛之。

此时武林大会再起,嘉世经去年变故,气势大不如前,却又听闻叶秋的消息,也不能怪其谈之色变。

“叶秋……叶秋!”陶轩来回数步,恨恨咬牙,身边的弟子大气不敢出。

如此数回,嘉世山庄二弟子刘皓站出一步道:“叶秋若身在昆仑,那对我们也算好事,至少可断定他此时不在中原,武林大会,高枕无忧。”

陶轩拍桌而起:“你懂什么!”

这可谓十分失态,陶轩也知道,发泄了怒气,定了定神,只得颓然坐下,挥挥手道:“孙翔何在?”

刘皓答:“大概还在后院……练剑吧。”

陶轩注意道话中停顿,微微皱眉,又问道:“战剑却邪,他练得如何?”

“七纹剑剑法与战剑却邪本就是天作之合,昨日观战,小师弟已练得虎虎生风了。”

陶轩点点头:“那便好,只要却邪还在嘉世山庄,明年的武林大会,嘉世必定可夺得头筹。”

众人点头称是。

“不过……”陶轩终是不放心,“叶秋此人知晓太多七纹剑法与战剑却邪的秘密,有他活着,多了极大的变数。”

刘皓知悉,提议道:“此等贼子,若不赶尽杀绝只会是为祸武林,光我们的追杀令怕是不够了,不如托轮回剑意发布浩然令。”

浩然令,令牌一出,光大天地浩然之气,魑魅魍魉,斩草除根。

陶轩略一思索,点头道:“这也好,既然轮回剑意得了武林大会的风光,总要为武林做些事,不然浩然令在他手上也是浪费。”

“这样吧,我修书一封给周泽楷,怎么送过去便交给你了。”陶轩对刘皓吩咐。

刘皓连声应下。


再说昆仑这边。

半年前,传言一出,昆仑这边的人倒是没人信的,天天有人上山,天天有人说遇见了神仙,到最后,呸,全是假的,所以大家觉得这个传言也跟其他的一样,纯属瞎扯。

“你说是不是啊,叶修。”

昆仑山下久安坊内,兴欣客栈的老板娘陈果一边吃着蜜饯一边问。

被问的人一身小二打扮,却是丝毫没有给老板娘面子,把手又往火盆处近了近,含糊的回答:“老板娘英明。”

陈果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让他看门去,因为天气太冷不想伸手作罢。

被称为叶修的人抓了一把酥糖塞进嘴里,满不在乎地说:“老板娘你别急了,那群混混没这么早来,至少也得吃完午饭。你说这天寒地冻的,他们召集个人手也不容易,别逼他们了。”

“啊啊啊,我的酥糖,这可是从江南带来的上好桂花酥,你就给我一把一把的糟蹋!”瞥见叶修的行为,陈果心疼地跳了起来。

叶修手一松,把那把酥糖又投了回去:“早说嘛,早说我就不吃了是不是。”

陈果却心疼的要流眼泪,再看叶修,简直磨刀霍霍向猪羊。

叶修审时度势,从善如流,两手一撒,说:“为了报答老板娘的知遇之恩,我出去找他们报仇去。”说完抄起门口一根短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了。


昆仑山下风大雪大,四处都是积雪冰棱,若不是最近几十年中原对雪莲山兽老参的兴趣越来越大,也没有昆仑山下的猎人聚集的久安坊。

这久安坊的兴欣客栈与其说是给旅人开的,还不如说是给上山打猎的猎人们歇脚补给的,那些猎人挖一株雪莲便是半年的营生,获利高,出手也不斤斤计较,兴欣的生意也一直不错。但是生意不错也有烦恼,有些混混看准了兴欣客栈连番骚扰,陈果虽泼辣,可孤身女子一人也难护周全。半月前,又有混混来收保护费,陈果不服,眼看客栈要被砸,便是叶修门口路过三拳两脚赶跑了混混。事毕,陈果见叶修有点拳脚,又衣着单薄,颠沛流离的模样,就收留了下来。

叶修刚来兴欣,一身单衣,虽谈笑自若,却冻得瑟瑟发抖,全身上下值钱的东西就只有一把伞,陈果问起,他道:“我来昆仑就是为了找位故人取这把伞,若没有这把伞,活得也没意思了。”

再问不答,逐不了了之。

门口的短棍,就是那把伞,此时正被他打在头顶,抵挡风雪侵袭。

行至人迹罕至的小路时,叶修嗤笑一声停下脚步,道:“还不出来,你那点道行,还想弄出踏雪无痕不成?”

没人回答。

叶修大声道:“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黄——少——天——”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话音未落,极近之处爆出一片雪沫,蕴含了真气扑面而来。叶修连退三步,不待雪沫落地已轻身而起。然而更快的剑光追随而至,不过一次吐息,已攻出十三剑,剑剑刁钻古怪,退无可退。

只见叶修右手一弹,不退反进,手中的伞打出一个旋,以毫厘之差挡在剑锋之前,左手轻轻一推,伞面快速旋转,硬是将那攻势逼开来去。

对方却也不遑多让,高高跃起,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六个身影,常人看见定会大惊失色。

叶修眼中微微一亮,赞道:“不错,少天多日不见,你的剑影步总算不想之前八个那么蠢了。”

空中传来呜呜笑声。

叶修却也无惧怕,手中的伞向前一送,伞柄竟冲出伞面,再将伞尖一扣合拢,俨然是一柄长棍。叶修随冲势躲过身后人影的一击,高高扬起长棍向右一挑,挑散两个残像,立刻脚下不停一个后滚翻又翻回原地。

而来者真正的剑正等在此!

生死之间,叶修持伞的手一抖,伞中即刻弹出一柄细剑,左手接之,旋身而出,恰恰挡在其剑锋之上。

铛一声,此时此刻,再无其他。


“呜哇!”来者终于现了形,先拉开蒙嘴的布巾,问题立刻连珠炮般倒了出来,看来憋之已久,“我说叶秋你手里这玩意儿是什么怎么又是长兵又是短兵是不是还有远程啊这犯规啊你不是被嘉世那小子打伤落荒而逃吗伤呢伤呢说好的伤呢怎么没有这不是欺骗人家感情吗你在昆仑这儿玩什么呢赶紧得回中原啊嘉世不要我罩你啊……”

最后以一句话作结:“这么久不能说话真是太痛苦了。”

那是位青年侠客,身姿挺拔,瞳色如若琥珀,色泽极亮,精神奕奕,毫无高山行走之疲态。

叶修不理会其他,只举起那把伞,笑道:“你说这是什么?”

黄少天不说话了,定睛而看。

此伞通体素白,足有四十八骨,伞骨纤细而韧,材质似玉非玉,似铜非铜,伞柄沉,柄尖结穗,坠青玉流苏。伞面有云雾暗纹,光滑坚韧,刀枪不破,疑为冰蚕丝甲。刚才更是在叶修手中变幻莫测,可攻可守,远近相宜。

黄少天说:“给我玩玩呗。”

叶修说:“想得美。”

“说正事啊,不跟你闹,”叶修收起伞,不管黄少天见了肉的眼神,自顾自的说,“昆仑的事,你若不出手,我可不保证。”

“我……”黄少天一口气差点没回过来:“我说叶秋叶秋叶秋叶秋,这是你求我过来吧,怎么搞得跟我抱你腿哭一样!”

“可不是吗,”叶修接得及其自然,“雪峰鹿王就在这几天角要长成了,鹿茸你还要不要。”

黄少天一口气果然还是没接上去,噎了半天,在心里骂了百八十遍,答:“要。”

“这不就成了,你拿鹿茸,我要鹿血,咱们哥俩好,这也是为了你们蓝溪阁吧。”

“……叶秋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黄少天尽情的用精神攻击发泄了自己的怒气之后,便和叶修约定了今夜悄悄上雪峰寻鹿王,而他会忍气吞声被叶修指派来,是因为鹿王的鹿茸是蓝溪阁誓在必得的一味药。

江湖人都知道蓝溪阁阁主喻文州药理毒术无人能出其右,只是那双手却在幼时中了毒,烙下了病根,需整日戴着浸了药的锦玉手套,而这鹿茸便是药里最重要的一味。距离上次取到鹿茸已是十年年,再没有新的鹿茸入药,这药就续不上了,若不是事已至此,黄少天才不来被这叶修使唤。

咦,不对。

黄少天突然醒悟,自己要鹿茸是为了入药,这鹿血……

霎时种种江湖传闻都有了证实,黄少天震惊地望着叶修,片刻后依然不敢置信,问道:“叶秋,你居然真中了刑天蛊?”


 
   
评论(23)
热度(216)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