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周叶】地心事变 第五章

好困……


===


困死了……有问题明天再改_(:з」∠)_


===


第五章


虽然黄少天很烦叶修,但其实挺想跟他喝几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结果叶修不去了,隔着老远比了一个中指。叶修感应到似得回头,黄少天立刻又补了另外一个。

上车后叶修还在笑,周泽楷疑问得瞧着他,叶修收敛了情绪解释:“没什么,少天挺有趣的。”

周泽楷回报以笑容。

论周泽楷的面相,其实一开始很多人都定论他是花瓶——因为太帅了,反而难以入戏,表情也不太丰富。世上大多数老戏骨都不是以周全的长相封神的,靠得是历练岁月的神与形,帅固然天赋异禀,更重要的还是能样貌体现出一种特有的气质,不然哪怕你劳模几十年,偶像的帽子依然要扣在你头上。

好在周泽楷有一双及其入戏的眼睛,眼窝深,眼珠黑亮,几乎可以看见倒影,这样的视线哪怕只是注视也深情,睫毛浓密,眼角微翘,比凤眼平和,比桃花透彻,斜睨半阖都是戏,悲伤愤懑,喜乐淡然,只是一眼就能撞到你心里。

此时他一笑,温柔乖巧得令人怦然心动。

叶修坐在后座问:“这是你自己的车?”

“嗯。”周泽楷调整着后视镜,叶修看起来非常轻松,随手抽了椅子背袋的一本电影杂志翻了两页。

“不错,挺低调的,你不玩车?”

“不玩,够开就行。”

叶修把杂志投回去,十分赞同:“对,再好的发动机还是得堵车。”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要坦诚点:“……家里还有越野和跑车。”

“越野开得多还是跑车开得多?”

“越野,”周泽楷回答得很肯定,“去年,去过西北……”他没有说完,“但是平时空闲不多。”

叶修很是了然,开玩笑道:“行,小周我相信你的技术,走吧。”

周泽楷的技术确实不错,起步刹车都有缓冲,加上半夜车辆不多,低调的黑色凯迪拉克像是一束平稳滑动的光线,叶修坐在上面基本没察觉到什么震动,而且周泽楷不多话,车里只有冷气丝丝的风声,格外的宁静安逸。

常拍戏的人熬夜技能都不太差,可架不住天时地利人和,周泽楷好歹之前在保姆车上睡了会,叶修的小助理还远未上道,很多事务都是叶修自己打理,白天黑夜连轴转,现下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说是睡着,其实也就迷迷糊糊咪了一会,就在这半睡半醒间,他见到巨大的月球在向车子逼近,月球表面粗糙的砂石与深深浅浅的环形山清晰可辨,宇宙的深邃黑暗露出它浩瀚之中的细小一角,却以庞大的沉重感坠落。叶修知道这是个梦也被压迫得喘不过气,人类无法直视伟大的天体,每一光年的接近都是刺破人格维度的尖锥。

星辰深处在刮起风暴。

恍然天光大亮。


“……”

“……叶神?”

叶修睁开眼,发现他们已经停入了周泽楷家的车库,周泽楷把车灯卡到最亮,从驾驶座半转身轻声喊他。

叶修手心一层汗,他深呼一口气,略带歉意:“抱歉,咪了一会,小周开车太舒服了。”

周泽楷是一个人住在城市近郊所谓的富人区里,这一带公共交通不便,但地广人稀,别墅房地产开发相当成熟。他所在小区叫山水嘉州,设备完善,绿化极佳,安保严密,当初地价炒得非常高,周泽楷买的是第三期,位于小区里一座半高不高的小山里,中小型别墅,但花园很宽敞,开发商还送了两株枝繁叶茂的原生樟树。

叶修下车后呼吸了一口带着草叶味道的空气,感觉舒适了许多,他在关门前最后一秒回头望出院子——

月色下的山间庭院花草丰茂,萤火蝉鸣,极目远眺处,小区人工湖有粼粼波光。


精致简练的客厅茶几上摊了两本灰白封皮的剧本,几支不同颜色的笔滚在桌面,还有半杯咖啡,叶修心道没想到周king对这部戏居然这么专研上心。

周泽楷去给叶修泡茶,端回来时叶修捡了第一幕的剧本在翻,他浏览得很快,周泽楷把茶杯放下他就翻完了。

“……我还有备用的。”周泽楷以为是自己的画得太乱。

叶修赶紧喊住:“不用了小周,剧本我整个背得出来,拿来我也不看。”

周泽楷倒是听说过叶修背剧本是过目不忘,这下还真有点好奇。

“先说说戏吧,”叶修站起来,背对着客厅的一扇铁纹工艺窗,扒拉了下头发,让额发乱糟糟得覆盖了半边眼睛,然后问,“我是叶修吗?”

这个问题比较模棱两可,他们这次是本名出演,现在叶修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是前辈给出的一道题。

周泽楷却没什么犹豫,叶修虽然改变了一下象征的形象,但眼神平和闲适,并未入戏:“叶修前辈。”

叶修点头:“你看,你完全抓住了精髓,我们其实没什么戏好对。”他示意周泽楷先不要反驳,继续说,“小周你很聪明,虽然经验比我少,但你的技巧和直觉都很棒,跟你搭戏很舒服,也很简单,你自己也清楚,你根本不需要特意找我对戏。”

周泽楷迟疑了数秒,痛快得点头,自信之情滥于言表。

“至于你担心的事,”叶修略微停顿了一下,“歌词是我的,我也没有卖给嘉世,刘皓给你的版本只是根据曲子重新联接断句而已。”

“……”这个事,愿意得话可以炒很大。周泽楷拧着眉头想。

叶修瞧见周泽楷特别严肃的发呆,有点好笑:“别在意,你唱得很好。”

“我会让公司给我更换主打歌,”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我能做到,麻烦,但不难。”

对面的叶修听到这话,目光里十分了然,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样子,让周泽楷觉得自己在卖弄似得,有点尴尬,可他确实能做到。就算已经公开发表,就算花费了许多力气,周泽楷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和能力,也许会被罚款,也许会被老总责骂,可他如果坚持,公司一定会让步。

“我相信,”不待他开口,叶修倒先说了,“可是没必要,我说过,你唱得很好,比我当年希望的效果还要好,我和嘉世都是些陈年旧事,你不必内疚更不用被扯进来。”

叶修语气并不严厉,或者说很友善,可周泽楷听出背后蕴藏的强硬——也是,叶神到底是叶神,即使现在境况不如以前,也不用他人来为他讨公道。

周泽楷想,大概真的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第五幕的剧本看了吗?”叶修改了个话题。

“……看了。”

“反正也来了,干脆对一对吧,省的浪费你那点汽油。”叶修收回不对戏的前言,朝对方挤挤眼,表达出一种前辈的体谅与狡黠,他不需要周泽楷为自己把持一个公平,但是不讨厌这样的善意。

周泽楷从善如流,挽起夏日轻薄衬衫的袖子,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与灵活的手腕,简简单单却凭空多了一份野性,随时都能踏入末日的追逐。

“打斗戏就算了,我们从堵车那里开始,末日也堵车,看来楚云秀对堵车是真恨啊。”

我也很讨厌,周泽楷用微笑表示对楚云秀的支持。


这段其实并不复杂,出现的人物还只有他们两个人,剧情是大雨停止之后,叶修的基地受到变异巨鸟的攻击,叶修开车吸引了大部分怪物出城,周泽楷解决了几个零散的,赶去与叶修汇合,而叶修却在出城的路上被乱停乱放的车给堵了,被迫下车周旋,千机伞把周围轰出一片废墟,然而一株变异杂草却让叶修受了伤。

千钧一发之际,周泽楷到了。


“有两个要点,”叶修果然不用看剧本,一应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所谓哲学的力量第一次出现短板,第二个——”

“……我是一个亡命之徒。”周泽楷接。

按照设定,地心事变里穿云是从中东战场下来的,有极佳的身手和生存能力,但到目前为止,他还纯良得像个军校出来的小年轻。

剧本里的穿云是怎样的人呢?

穿云会信任君莫笑?

人类对他来说是敌人还是战友?

地心事变的剧本比较特殊,楚云秀给出来的最多也就到第五幕,人物的形象和故事都不完整,为了保证之后可调整,周泽楷和叶修都演绎的比较保守,这也是楼冠宁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这样的情况下,第五幕对周泽楷来说是一个爆发点,也是剧本里穿云与君莫笑第一次有了真正的、不是互相试探的交流。

叶修挺不客气得往沙发上舒服的躺下,一条腿踏在柔软的皮面,一条腿放松的搭下去。周泽楷的家具看起来简单,却全是低调的国际名品,叶修累了一天,舒适阖上了眼睛,懒洋洋地说:“你先,我现在受重伤,疼,不想说话。”

周泽楷觉得这样的叶神真是不客气,却很真实。他走去远一点的窗口做准备——天空月亮被云遮盖,庭院黑黢黢的,像是被暑热的空气黏着成一大块浓稠的液体。

轻轻敲着窗棂,这真是极富有挑战与自主权的一次经历,也是为什么周泽楷会接一个新导演的戏的原因,他希望证明自己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他终究还年轻。


然后周泽楷看见离自己只有五六公分半人高的玻璃花窗,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没有眼脸,眼白浑浊,眼瞳没有反光,阴翳又冰冷,覆盖了一层布满了小突起的透明薄膜。

周泽楷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就再也走不动,心脏飞快跳动,手在发抖,张开嘴好几次才说出话来:

“……窗子——!”

透过玻璃几乎被遮挡不见的反光,他知道叶修坐起来往这边看,却没有任何惊异的反应。

是叶修看不见,还是无法看见?

他不知道,也分不出神去想,超自然的诡异景象让人战栗。可周泽楷是属于越害怕越发狠的人,他死死盯住窗口的眼睛,不给它一眨眼就消失的机会。

漫长的两三秒钟,那只眼睛开始倾斜退后,周泽楷才知道那是一条巨大的死鱼,皮肉凋零骨刺外露,畸形锋利的牙齿挂着腐烂的血肉,在半空中游移!

“小周?你怎么了?”

周泽楷的肩膀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轻微的震动把他从惊悚的僵持里解救出来,他差点站不稳,连退了两步才被叶修扶住。

——窗外有怪物。

周泽楷下意识地握紧叶修的手,他满身冷汗,反常的反应无法掩饰,也来不及掩饰。

叶修很是奇怪,伸手推开窗,外面新鲜的热风贯进空调房,带来夏季植物特有的馨香。

怪鱼游走了,庭院里又有了光与风。

“小偷?喊保安?”叶修探头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

“……不。”周泽楷竭力平静下来,摇摇头。

“哦,”叶修似有若无地笑了笑,“不放开吗,周king?”

周泽楷敏锐得听出叶修声音里一丝被掩饰的异样,才发现自己几乎是拖着叶修在身边,叶修手背上的掌骨与青筋在大力握捏下明显凸了出来,那只漂亮的手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形状。

他立刻放开,并且有片刻的不知所措,周泽楷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失态,他所见到的事物不详且匪夷所思,叶修会觉得这是一个别有用心的笑话。

“嘶……小周你手劲还挺大,”叶修手骨发酸,手腕发胀,疼得不轻,赶紧甩甩手。周泽楷明显看见了什么,但是既然他不说,叶修也没跟对方熟到追问的地步,见周泽楷情绪稳定下来,他轻松道:“继续?”

周泽楷定定神,点头表示继续。

——刚才大概是最近太紧张的幻觉吧。


***


周泽楷一枪打在食人草的根部,强劲的火力终于突破了那层坚韧而滑腻的外皮,草绿色的黏稠枝叶喷出来,那一小片空地都被染成了奇异的绿色。

太阳明晃晃的照在高速公路的废墟,影子格外浓郁,地面上一点湿意都没有了,好像到昨天为止的倾盆大雨是个玩笑。周泽楷警觉的环视一周,确定没有更多的变异生物,把枪收回,随即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跳上了叶修得那辆改装车。

隔着几米远他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叶修伏在方向盘上,右手捂着左腰上被贯穿出的一个洞,他做了应急措施,但汩汩鲜血还是在向外流。周泽楷看一眼就觉得不好,这大概是伤到内脏了。

“叶修……”

周泽楷刚吐出两个字,叶修咬着牙挤出一句话:“有毒素,帮我清洗缝合。”

没有麻药。——周泽楷没有说出来,这是烂好人的废话。

周泽楷的眉峰折出深刻的痕迹,他不认为眼前这个看起来五体不勤的叶修能忍住那种穿肉的巨疼,可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伤口处理刻不容缓也势在必行。于是他利落得从车后座翻出药箱,又翻了一件大衣垫在地上意思一下,随后托住叶修颈部和膝弯把他抱出来。

“忍着。”


 
2014-05-09
/  标签: 周叶
   
评论(13)
热度(128)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