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周叶】伪标题 · 出国在外也要找乐子 上

 @是办正事还是找乐子 

乐子太太!!!

乐子太太!!

乐子太太!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喂

为了庆祝散人快打 · 卍解的点文周叶肉终于!!!有了个开头了!!!!(揍

于是习惯性废话的我,一开头这么多字又是什么肉都没有剧情也没有的一大段……so sad,而且即将到来肉相比乐子太太的大快朵颐(¯﹃¯),一定清淡得想哭……呜呜

乐子太太不要嫌弃我,我会努力炖肉的QWQ


----------

>不要太在意设定的合理性只是为了好玩_(:з」∠)_

>下章上肉没地方放sad放子博靠谱吗……

>


【周叶】伪标题 · 出国在外也要找乐子 上


中国农历除夕的下午,位于莫斯科的荣耀国际联盟中国馆收到了一份来自B市国际快递,这件快递被包扎的很扎实,有半人多高,还很重,正在异国他乡筹备除夕饭的中国选手们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得猜这里面是什么。

“这么高,感觉价值不菲啊。”张佳乐满手的饺子粉,探头好奇的拍了拍,在封口处印上去好几个白指印。

“应该是,”张新杰单手托着韭菜肉馅的碗,里面刚刚放好香油还没开始拌,在别墅客厅中散发出诱人胃口大开的香气,右手扶了扶眼镜,“义斩队长楼冠宁送来的。”

留在厨房里辛勤劳动擀饺子皮的黄少天不乐意了,擀面杖抛在空中甩了一个花样,敲敲案板沿:“靠,不是说好了饺子包出来前谁也不准出厨房吗,不就是个包裹都跑出去了,为国争光啊兄弟们,这么点自制力怎么全球制霸啊,这样下去除夕年夜饭就没你们的份了。”

“有张卡片。”王杰希在黄少天的抱怨里杀出一条血路,他负责炖肘子蒸鱼,手上倒还干净,半俯身扯下一张印着“荣耀中国队收”的贺卡,拆开一看,不由得轻声笑出来,随手把贺卡传给在身边抱了一颗生菜在拆叶子的方锐。

“上面写了个冷笑话吗?”方锐把那一大颗生菜摞在桌子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才接过卡片展开,念道,“‘新年大吉,祝中国队一举夺魁。礼物轻拿轻放,拆封请喊叶领队。’——叶领队,你面子好大啊,叶领……咦,老叶他人呢?”

李轩一手鸡油,用手背擦掉额头上做烧鸡折腾出的汗:“苏沐橙跟楚云秀出门买零食,叶修跟着去护花了,还没回。”

唐昊孙翔两位没有拿手菜的熊孩子被一起赶走剪窗花,现在一人手里举着一张纸样和剪刀在众人身后咔擦咔擦,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表示对“护”这个词的不屑。

张佳乐一脸深刻教训,真心实意的担心:“难道真要等叶修回来拆?怎么办,总觉得这里头有猫腻啊,不会是叶修那家伙又耍我们吧。”

这边张新杰已经拿起筷子动起来了,他动作熟练,搅拌得又快又稳,这下不仅仅的香油的味道,韭菜鸡蛋的香气还有肉泥的鲜味越发飘散,惹得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

肖时钦一手掂了一个大土豆:“谁拿了水果刀?土豆要削皮……”

——想拆包扎这么严实的包裹得有工具啊。

他这个话一说,在场的职业选手们都不约而同得回头盯着孙翔和唐昊手里的剪刀,隐约还有个眼镜寒光一闪。

”靠。“唐昊反应快,当即就溜,任凭谁被虐个十几盘都觉得丢脸是不是,万一是个拆开就坏的东西怎么办,他可不想被没法上场的叶修打一下午过过手瘾。

孙翔赛场上反应不慢,可惜现在还没弄明白:“干嘛?借剪刀啊?瞧你们这个磨叽,不是送给中国队的包裹吗,又不是炸药,我来拆。”说着把手里的“倒春”飘到桌子上,撸起袖子就要拆箱。

张佳乐跟李轩仿佛看见张新杰和肖时钦背后浮起几个大字,“不管我事,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火锅汤要煮好了,蒸鱼烧鸡得早点下锅,饺子还没包,抓紧时间过年了。”

临门一脚,喻文州提醒了一下大伙时间不多,他们这群职业选手也不是个个身怀厨艺,大多是都是靠网上的菜谱,做一点尝一点试试味才敢继续,效率实在不高。

“就是,我这边饺子皮都有一百个三百个四百五了,你们好意思吗。”黄少天十分满意自己擀得千奇百怪厚薄不一的饺子皮,催张佳乐回来继续搓面团。

大家也就是图个好玩,既然如此也都回去继续做菜了,赛场上惊天动地地职业选手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不在自己家过春节,动手了才知道做个年夜饭这么麻烦又这么热闹。

继续忙了几十秒,突然有人问:“不对啊,还有一个人,周泽楷呢?”


***


北国的冬天当真寒冷。

荣耀国际联盟不在市中心,偏远一点,但是生活设备都还齐全,走个两三站有个大型超市,来参加总决赛的职业选手都去那儿买东西。

前天下得大雪一点儿都没化,路边没铲到的雪冻得结实,两边光秃秃的树枝被雪压弯,风一吹鼻子就红,露一点脖子都打哆嗦,周泽楷跟叶修都是南方人,第一次遇上这样的阵仗,冻得缩手缩脚,两个人都特别惊奇得看着羽绒服里穿短裙的楚云秀与苏沐橙,一点也不怕冷似得,手挽手得走在前面。

“老了年纪大了比不过小姑娘了。”叶修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边的低云,沧桑地感叹。

跟着一起拎东西的周泽楷也顺着叶修的目光往天上看,低云又厚又重,可能又要下雪。

“很年轻。”他认真得安慰了一下。

“呵——”叶修一乐,“那是当然,三十而立嘛。”

周泽楷赞同得点头。

呼哧呼哧得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叶修已经开始说起比赛的事:“预选赛打得不错,就是打得太正经了,你看那个美国来的不也踩着石头缝卡bug嘛,偏偏冲出去打,就应该让喻文州上,喜欢卡bug就让他在bug里别出来了。”

周泽楷认真回忆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场比赛,说:“没必要。”打打就死了,懒得耍战术,上去揍吧。

叶修一脸沉痛:“杀鸡用牛刀,小周我教你一招——”

“嗯?”

“上去之后直接劝对方GG,我们要早点拿到冠军早点回家。”

周泽楷无语。

不过他知道叶修也有点点无聊,领队一般对队伍内部事务是没有管理权的,虽说叶修是牛逼哄哄的一群人里最牛的一个,上面领导的意思也是全权负责,但叶修真的什么都管了喻文州这个队长也太尴尬,而且还不用上场,所以总是打得不够爽快。

——当然他爽快别人就要不爽,某次比赛被引诱犯了低级错误被他打了一下午的唐昊可以作证,叶修揉揉手说还算过瘾,唐昊脸都白了。后来周泽楷听孙翔偷偷吐槽,叶修这技术这操作,简直到达了关门放狗的境界,能咬得人生不如死哇哇乱叫。

整个中国梦之队,除了黄少天,也就王杰希跟叶修打得比较多,周泽楷也想打,叶修却总是嫌跟他打太累,不玩。

好像是夸奖呢。周泽楷其实有点开心。

叶修一根烟抽完没找到丢的地方,只好继续夹着一截烟头,在外面吹久了,指尖冻得发红。周泽楷望望前面的楚云秀苏沐橙,又看看周围来往行人,目测向叶修靠近了五厘米。叶修没注意,甩甩手腕,换了手拎东西,一袋子的啤酒罐饮料瓶叮叮咣咣得,响了好一阵。

周泽楷提的两袋却是薯片饼干沙拉火腿什么的,蓬蓬两大包,但是挺轻,说是职业选手要保护手。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周泽楷漆黑的眼睛里全是温和的笑意和遗憾,他想安慰几句,又想笑,走了一段路,却开始觉得难受,最后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得走在叶修旁边。

不管怎么说,可以参加国际赛,同吃同住同训练半年,还是很开心。

“饿死了,”叶修把下巴缩进围巾里,不怎么认真地抱怨,“真是完全不相信那群单身汉的厨艺,应该跪求沐橙炒饭的。”

苏沐橙在前面听见了,笑嘻嘻地回头说:“不是说吃腻了嘛。”

“这么远也听得见啊?”

“饿你们就先走。”楚云秀霸气的挥手。

“那我们就走了。”叶修严肃的道别。

可这些都是玩笑话,叶修和周泽楷都不会丢两个妹子在人生地不熟话都听不懂的莫斯科走,看着苏沐橙和楚云秀说说笑笑,他们在后面不紧不慢继续跟着。

跟着跟着,就有点无聊,周泽楷是很好的听众,可聊天太勉强了,叶修也不是没话能说出一篇高考作文的黄少天,不知不觉两人默默走了好长一段路。

宁静沉默,穿梭来去的,只有北风的歌谣。

叶修早上被喊去开会,中午没来得及吃饭,国外也不像国内到处有个煎饼果子摊,就喝了一杯咖啡垫肚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对预测中乱七八糟的年夜饭也有点期待了。

忽然近处飘来一阵诱人的香气,叶修冷静得咽了咽口水,偏头发现周泽楷掏了一包薯片给他。

周泽楷花了好大力气做解说:“嗯……椒盐味的。”

“嗯,我们这么辛苦,是要多吃一点。”叶修几乎无时差得为自己找到了正当理由,毫不客气得接过薯片,开始了他今天的第一餐。

不等前面的两位妹子问,周泽楷主动又开了一包送过去。楚云秀看到是自己喜欢的番茄味很高兴,感叹说周泽楷如此贴心真是十佳好男友替补姐姐还没找到另一半要不要进了楚家门算了。

明明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调戏,周泽楷却开始脸红,想说其实薯片就买了两个大众口味,又觉得这样下了楚云秀的面子,踌躇间一片薯片递到他嘴边,周泽楷下意识得咬住,朝着叶修眨眨眼。

“你跟她比吐槽不是想不开嘛,”叶修说,“你又不看电视剧。”

香脆轻薄的薯片在齿间咬碎,浓郁的香气与椒盐香料的味道刺激着味蕾,让人觉得更加饥饿,胃似乎在剧烈得舒张,只是三四秒的时间而已,长久没有进食的野兽就这样张牙舞爪,咆哮着扑出。

周泽楷伸出一点舌尖舔掉唇上的盐粒。

叶修把烟蒂塞进薯片的空袋子,丢进垃圾桶。

啪嚓。

楚云秀说:“我们快点回去吧。”


***


到了门口,叶修和周泽楷不约而同得落后了一步,让两个妹子先进去。

国际荣耀联盟给选手们准备的别墅院子墙壁又厚又结实,摸起来像是冰冷的高大岩石。在寒风凌冽的异国街头,除夕之日,却没有家乡的鞭炮春联,一色被大雪覆盖后的银白,雪后天空低矮,地段辽阔,一眼望见街道的最远处,就觉得寂寥起来。

一片雪花飘进了周泽楷的脖子。

周泽楷冷不丁一哆嗦,然而还没等那点雪水浸得更深,温暖熨帖的手指就在皮肤上一抹,那点冷意忽然被这样的温度给烧掉,恍惚是被温柔的唇轻轻擦触,颈后蹿出一丝酥麻。周泽楷微微红了脸,依旧不动声色,拿出最无辜的样子去看叶修。

他们站得很近,肩碰着肩,几乎可以察觉对方身体散发的热度,周泽楷漆黑的眼珠是子夜的玉石,里面一闪一闪,映照着银白的宁静月光。

然而叶修也身经百战,面对这样近在咫尺的美色毫无察觉,伸手揉乱了对方脑后柔软的短发,特别正义凛然得告诫:“听主席(祸害对象已经是国际联盟的主席了)说晚上要来参加中国年——夜饭,拿出联盟脸的精神气来,一定要竖立高上大的形象,为国争光。”

“叶修……”

“嗯?”

周泽楷两手提着袋子,可一点也不影响他稍稍低头亲亲前辈,叶修嘴唇上还残余薯片的椒盐味,让人开了胃一般得觉得饿,原本只是打算碰一碰,贴上去后却忍不住咬了一口。

有些干燥的温暖嘴唇,唇角带着笑意,然而最迷人的还是亲吻时无限接近的距离,彼此近在咫尺,好像可以黏腻着一直不分开。

别墅区没什么行人,叶修坦然得很,舔舔被咬出的印子:“这么饿?”

帅气的青年半垂着眼装委屈,长长的睫毛上落了几星雪沫。

“嗯。”

“过来。”叶修朝周泽楷勾手指。

周泽楷以为能吃到一个过瘾的kiss,结果被叶修拉住围巾扯低头,恍然一下耳垂被吮住,还没适应热暖的温度,只觉得灵巧湿润的舌尖已经舔上了耳廓,远远看,叶领队只是在扯着队员说悄悄话,却不知道这句悄悄话说得有多柔软旖旎。

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颈间,舌尖在敏感的耳内轻轻一挑,沿着轮廓滑过耳背,薄薄的皮肤没有任何抵抗力得沦陷,须臾间一片通红,从耳朵一直炸到了脖子。

“嗯……好吃。”叶修添油加醋,凑得极近,压低了嗓子说话,最后一个字微微上扬,说不出的挑衅与性感。

周泽楷红了整个脑袋,盯着叶修直发愣,心跳噗通噗通噗通比叶修说话声还大,但叶修的声音依然丝丝缕缕得往心口里钻,化成糖丝,甜得满胸腔都是悸动。

叶修见好就收,再说拎这么一大袋子在外面杵着也累,捏了捏后辈滚烫的脸,招呼他一起进去。

“……”前辈太过分啦!

周泽楷瞬间开了爆发,带着两大袋子零食搂住前辈的腰,还因为力度过大扑在墙壁上,零食咣咣作响,他干脆顺势压住叶修,要把刚才的待遇悉数还回去。周泽楷知道叶修的耳朵也很敏感,咬两下就能察觉到对方小小喘了一口气,又湿又哑,非常好听,不由得手从腰间滑到了屁股——却因为大衣太厚什么也摸不到。

心里憋着,行动上就格外给力,吻了又吻,似乎是要把出国这几个月的肉菜都补回来似得,咬得叶修喘不过气,围巾都散了一大半。

只是再热情的深吻也只不过是吻,更深处的胃还在叫嚣,希望来点什么,马上吃干抹净。


***


进门的时候两人身上盖了薄薄一层雪,叶修先开门,周泽楷就跟在后面给他拍掉积雪,再晃着脑袋把自己发梢上的一点细雪甩下来。叶修放下东西,来接他手上的,修长完美的手被重物勒出了深深一道痕迹,看得周泽楷心疼,要说却又觉得矫情。

“唔……”无所不能的枪王很烦恼。

客厅里相当热闹,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别看一个个都是顶级大神,饺子没有一个是能成形的。叶修探头去看摆在椅子上的一大长条白纸,瞄了一眼就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张新杰在网上弄了一张“怎么包饺子”的示意图,让所有人边看边捏 。

“你们五体不勤的,不懂,”叶修拍拍手,扯起一张饺子皮,挑了一筷子白菜肉馅,三两下就包出来一个至少不漏油的饺子,炫耀得抛了一圈,"哥这个才叫饺子。“

张新杰把叶修包得饺子丢到一边:”你没洗手。“

”我就知道你们嫉妒。“

”切,要嫉妒也嫉妒周泽楷的啊,“黄少天捏了一个破洞的向日葵饺子,正搓了一小团湿面试图补救,”你看看周泽楷那个,才叫做元宝,周泽楷你多包几个,这里还有好多饺子皮,好多馅,都交给你了。“

周泽楷站在桌子角,说话间又捏了一个,他捏的饺子封口扎实,花边顺溜,一看就有形象好下锅,就是因为饺子皮没擀好,不好塞满馅,饺子的肚子不够鼓。他左右瞧瞧,饺子没什么问题了,抬头对叶修一笑:”我会。前辈去……休息手……”

叶修撸着袖子把手在空中晃,形状完美,灵活依旧:“啧,又不是灰面糊的。”

张新杰抽空捡了周泽楷的饺子排好在饺子盘里。

叶修不高兴了:“小张厚此薄彼啊,小周也没洗手。”

“反正要过水煮的。”张新杰条理清晰。

“呵……我的也过水煮。”叶修举手又要包。

喻文州抽走他要捻的饺子皮,不慌不忙挖了一勺创新生菜土豆馅塞里面:“因为周泽楷的长得好看。”

叶修挑挑眉,笑了,这帮小屁孩,一日不打上房揭瓦,干脆退几步摸了一支烟出来过瘾:“小周确实长得好看。”

虽然周泽楷性格内向,可夸奖他长得好的二十几年里实在太多了,对所有表扬都有了免疫力,头也没抬得勾勾嘴角,又放了一个饺子下去,目光却落在叶修的手上来回晃悠。

楼上传来清脆得说话声:“我们也来帮忙啦。”

苏沐橙和楚云秀换好了衣服,下来加入饺子战争,楚云秀其实也不太会,但是苏沐橙却是好手,包的比周泽楷的还漂亮,一桌子歪瓜裂枣饺子终于走上了正轨。

周泽楷包得饺子摆满了一个大盘子,心满意足,想给叶修看才发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溜了,他去洗手台洗干净手,悄无声息得也回去了楼上。


tbc

 
2014-05-07
/  标签: 周叶
   
评论(29)
热度(429)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