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周叶]地心事变 第三章

困死了……有问题明天再改_(:з」∠)_

===


第三章


窗外灰色的影子又深了一些,它像个烟雾簇拥的天地之子,从雨云中诞生,每一次挥动肢体都会茁壮一分,头顶擦着云端,赤足踏着街道,顺着风向四处游荡。

周泽楷一个人走来O市,一路见过无数神奇的变异体,什么半人高的蜘蛛、车一样大的麻雀,会吃人的狗尾巴草,那些变异体都对活生生的东西充满好奇与食欲,需要热烫的血肉给它们成长的力量。

但是……

也很美。

周泽楷还记得在大灾变第二天第一次见到变异体时,他正站在一辆越野车车顶打量着寂静的城市,刚刚逝去的旧世界的机械还在工作,各种霓虹灯依旧闪烁,绚烂得一如既往,没有人喧嚣的都市繁华又冰冷,连庞贝城的火山灰也会舍不得落下。然后一只白色的雀鸟飞了下来,它有整整一只成年藏獒那么大,蹲在变换的交通灯上望着他。

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得分辨出飞羽上的美丽花纹,那只洁白的飞鸟张开翅膀的姿态优雅又轻盈,长长的尾羽拖在地上,清脆的鸣叫像是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发出的悠远之声。

大雨中的灰影也一样,它那么高大,即使看起来飘渺,却那么宏伟,阴沉的低云是它加冕的王冠,闪电是王冠上闪烁的瑰丽宝石。

这浪漫的想法与警戒与否无关,周泽楷清楚知道自己在灰影面前会是多么渺小无用,可这是人类对于壮丽最初的认知。

听完叶修的话,周泽楷若有所思得安静下来,其实他本来也很安静,现在更是在眉目间流露出缄默的思索。

然后他问了一个问题:

“哪个世界的,哲学家?”

叶修望着雨幕里那个奇妙的灰影。

“你问了一个好问题。”

既非回答也非提示,叶修用了一个首肯来表达对周泽楷的赞扬,不过……

这是废话。周泽楷在脑子里把这句话抹掉了。

“你知道什么是哲学吗?”

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神色静穆的青年眼中的疑虑与不满,哲学家不慌不忙靠在灰蒙起皱的皮沙发上,以一个轻描淡写又充满内涵的问题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谈话。

“……”周泽楷坐去叶修斜对面,这个位置他可以很方便的望见窗外的情景:灰影变成了更加清晰的人形,向着日落的方向缓缓移动。

他摇摇头。

叶修伸出手,在周泽楷惊异的眼神里撑起了一把伞。那是一把银白色的长柄伞,伞面很大,通体暗刻着看不清的花纹,而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把伞是凭空出现的,由暗到明幻化一般被叶修握在手中。

叶修手腕一抖,银色长伞融成稀薄的烟雾,又在下一秒化作足有成年男子手臂长的长管火枪,反手对准了背后的墙壁。

周泽楷敏锐得注意到叶修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扣动扳机。

“——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周泽楷绝对不会相信一把落伍的长管火枪会有火箭炮的威力,从精致得如同装饰品的小口径枪管里射出的能量直接把厚实的墙壁轰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一时间硝烟灰石夹杂着哗然骤雨,呛得人喘不过气,周泽楷躲避不及,被霎时扩散的冲击撞在身后的沙发背上,护住头部的手臂一下子烧灼似得火辣。

叶修却好整以暇地翘着腿收起枪,轻描淡写地吹散了枪口的硝烟。 

周泽楷狼狈地站起来,抖落身上一层灰泥和碎石,多少有点灰头土脸,却没生气,反而一双朗目发亮,目光炯炯得看着叶修手上的武器。

“哲学?”他轻声问。

“诡秘美丽,捉摸不定,难以言明,不可理喻……”长管火枪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亮的光线,转瞬之间又烟消云散,“如同一首晦涩的哲学之诗。”

“我怎么才能做到?”周泽楷直接问。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周泽楷本来就寡言,一年来又没遇上过别的人类,现下说起话来都不习惯,语气语调生硬得像是在逼债,好在他脸上的神色毫无阴霾,虽然有些鲁直,却不会令人不快。

叶修打量够了对方,笑了笑,开口说:“我下面的话你一定要听好记住了。”

他加重声音,一字一句都咬得非常清楚:“只要你获得我的认可,你就可以拥有‘哲学’的力量。”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这是条件?”

叶修摊开手,开诚布公:“这是前提。”


雨停是两天之后的事了。

如叶修所说,下雨的这几日没有任何威胁和骚扰,那巨大的灰影在两人的注目中一点点移动,最后消失在雨幕中。

周泽楷好好休养了一把,把背后和手臂的划伤烧伤都养好了,然后他们开始讨论以后的路线。

“你要去常云县?”叶修颇意外的看着他,“那里是大灾变的中心,我不觉得你有本事去那儿。”

“……”周泽楷挺直了背,平静的与叶修对视。

“我知道你身手很好,小兵,”叶修把腿搭在桌沿上,悠闲地吸了一口好烟,“但我的意思你应该清楚。”

周泽楷神色略略一黯。

他这几天悄悄观察了叶修的行动,“哲学”似乎真的是哲学,没有任何可以把握的线索,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出这新奇武器的头绪。

可似乎,这是在新世界生存下去的重要能力?

叶修没有给他太多推算演绎的时间,曲起指节在椅子扶手上敲了敲:“这样吧,我这么厉害,你也显示不了多少让我认可的本事——”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我们去一趟O市的国防军工大学,给你补充一下弹药。先说好了,那里绿树成荫鸟兽成群,我还没去踩点,有多危险我可不知道,你敢不敢。”

大灾变之后,因为动植物变异严重,绿化好的地方一概都是危险地带,饶是周泽楷受过专业训练,上过前线,下过战场,一个人单枪匹马曾经也在一个街心公园吃了亏——差点踩入草地沼泽,被张了牙齿的紫阳花吃掉。像国防军工这种环境优美的重点大学,周泽楷还真没一个人去闯过。

这很冒险。周泽楷判断,但并不是不敢。

于是他郑重的点头。

“那么我们就出发吧。”叶修站起来,神态自若地伸了个懒腰。


***


楼冠宁坐在摄影机前对着之前的那一幕看了又看,这两位演员,一位千锤百炼,一位机敏聪慧,手里攒了好几条,每条都没有大问题,表达流畅,配合默契,对剧本的演绎基本不用他这个导演费什么力,十分省心。

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楼冠宁摸着下巴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反复看着这一段,抓着头发左思右想,找不出哪里不好,但就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可他新人导演总还是少了魄力,迟疑又迟疑,还是没胆把两位大神留下再一遍一遍的抠字眼重拍,看看时间,也到了晚上8点多,干脆无力地挥挥手说今天的份拍完了。

周泽楷的经纪人江波涛立刻揣着日程本上来,周泽楷十点有个通告,现在比起预定的结束时间早了一个小时,正好可以休息休息,顺便吃个晚餐。

“咖啡不加糖,”江波涛把买来的热咖啡推到周泽楷手边,“保姆车停楼下了,卸完妆先上车,等会我们在停车场多停一会,你能睡半个小时,我先去跟那边打声招呼。”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乖乖得让化妆师抬起下巴,看着镜子里化妆师笑了笑,表达感谢。

化妆师被那温和的笑意闪得心里一跳,连帮周泽楷卸妆的动作都温柔了不少。

“给周天王化妆了好多次了,还没听过你说话啊。”化妆师打趣道。

“嗯……不是天王。”

化妆师开开心心得取过一片眼贴示意周泽楷闭上眼睛:“敷个2分钟就好……周天王不要谦虚嘛,我可是从上个月就等着你的新专辑了。”

周泽楷睫毛抖了抖,嘴角弯起来,说:“谢谢。”

这位化妆师是行业资深,干了二十多年了,颇有资历,性格开朗,人脉也不错,被人称一声莉姐,手下的天皇巨星过了三四代,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沉默寡言的偶像,不禁在心中感叹百闻不如一见。

虽然对这位偶像帅哥很有好感,但对话实在难以进行,莉姐觉得可惜,手下动作却很快,取下眼贴后又用清水清了一道,把戏妆卸完了。

周泽楷皮相天生的好,哪怕网上争议再多,对他的长相进行攻击的也就那么一小戳。他虽然是纯亚洲血统,可脸部轮廓清晰明朗,眼窝深鼻梁挺,加上身姿挺拔,倒有几分像混血儿。不过他的眼睛却是传统审美里的杏眼,目清瞳明,一眼看过来,真诚干净得让人心里奔跑了一打小鹿,四下乱撞。

妆卸好了,江波涛赶紧领着周泽楷往外走,一边催助手把换下的戏服整理好给剧组送过去,也别忘记准备好等下上节目要带好的品牌首饰。

出门前江波涛见莉姐一点收拾的意思也没有,只随便把桌面清理了一下,便友好得关心问:“莉姐这么忙,不休息去吗?”

莉姐笑了,半开玩笑道:”可不是吗,所以还是周天王好,那个叶神啊,跟他的戏都七八次了,没一次痛快的下戏,不习惯也习惯了。“

“看来莉姐也是叶神的老搭档了。”江波涛说。

“说不上吧,”莉姐神情一谈,轻描淡写地揭过,“跟对了剧组而已。”

他们的寒暄周泽楷也听到了,想了想,又拐去拍摄间看了一眼,发现叶修连衣服都没换,只脱了外面那件戏服的运动衫,穿着紧身背心跟楼冠宁一起凑在摄影机前比划着什么。

“我说小楼啊,你这样不行。”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把扇子,对着自己呼呼地扇风。”

“我也觉得,可……不知道怎么着,不对,”楼冠宁拧着眉头纠结,“感觉上,要更……沉一点,不,重一点……也不,说不上来的,差了点什么……”

“不是,”叶修打断他,“我是说你。”

“对,我……我?”楼冠宁抹了一把汗。

叶修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灌了一口:“你是导演,一是要自己想清楚,二是要能逼别人帮你想清楚,看着我和周泽楷不敢骂不敢吼不敢死磕,这戏固然可以由演员自由发挥出色,可是始终缺少了一根统筹的主线。”

楼冠宁知道这是叶神在指点他,连连点头。

叶修说了两句就没说了,拍拍楼冠宁的肩:“好好干,没拍好楚云秀大大会揍你,危言耸听你看信不信吧。”

“……”

大神你要指点就指点完啊!

面对叶修踱着步离去的身影,楼冠宁一脸沮丧不敢喊住,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怂啊,得拿出魔鬼导演的气势来才行!


叶修换了经纪公司后,比不上周泽楷五六个助理跟着跑,就一个经纪人兼助理安文逸,忙得头打脚后跟,幸好这还是叶修刚刚复出,活计没有他鼎盛时期的六分之一,还能撑下来,只是安文逸现在在去修理厂取车的路上,来不及回。

周泽楷在门口跟叶修碰了个正着。

叶修愣了愣,把衣服换了个胳膊搭着,笑道:“小周怎么杵门口啊,你看人家小姑娘都不敢进来了。”他指着旁边偷偷瞄周泽楷的真爱路人说瞎话。

“……”周泽楷觉得这位大神的打趣怎么回答都不对劲。

“嗯……导演,不满意?”他跳过了问题问。

“算是吧,”叶修在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打燃一根吸了,“小楼水平还是有的,就是经验和自信都差了,这电影看来还有得细嚼慢咽。”

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眨眨眼。

“我们也有问题,”叶修瞟了他一眼,一口烟雾散开,半嘲半笑,“你觉得呢?”

“嗯。”周泽楷点头,“太配合了。”

叶修影帝,称号封神,还不是科班出声,演戏路子多而广是出了名的,什么体系他都拿手,什么文化的剧本他都敢接,然而也有一股不动声色的强势贯彻其中,不管是怎么的角色,哪怕是弱气,也弱得鲜明,对已其他演员来说,就是一柄长矛天击,必须鼓足了精神去招架。

而周泽楷虽然还没有影帝傍身,可占据了偶像大半个天顶,演技也是获得大家一致好评,出道不久,已经似乎身经百战,没有他吃不透的人物,演不透的角色,更是有一种爆发的风骨,令同台的人时时刻刻不敢放松。

然而这样的两个人,在这个新人导演的电影里,似乎是约定般,同时给予了对方一定的空间,避免可能太过激烈的飙戏,结果把主心骨有点弱的电影给带跑了。

叶修掸掸烟:“行了,快走吧,等下小江要以为我绑架你了。”

“不会。”周泽楷否定道。

“诶,对了,你等下要干什么来着?”叶修问。

“参加一个,歌曲节目。”周泽楷回答。

“哦,对,你新专辑也要出了,现在开始是要走宣传了,是去《音之歌声》吧。”叶修肯定说。

周泽楷再次眨眨眼,表明叶修猜得有点准。

“主打歌叫什么?”叶修接着话问了一句。

这次周泽楷说话了:“嗯……《人间重组》。”

叶修抬手懒洋洋的拍了两下,咬着烟嘴角一翘:”不错,真是个有趣的名字。“


 
2014-04-22
/  标签: 周叶
9
   
评论(9)
热度(94)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