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夜

[周叶]地心事变 第二章

[周叶]地心事变


第二章


楼导演新入行的大姑娘一个,面对三冠影帝叶修压力很大,下定决心不能让人看扁了,喊助手定的地方是他自家产业的会员制俱乐部,标榜的就是“低调的奢华”,但叶修来看,奢华有,白色地毯,水钻吊灯,真皮沙发,山水中庭,各种土豪标配,但低调不低调就不评论了。

主演跟导演自然是一桌,尤其楼冠宁还是叶修死忠粉,从叶修十五岁出道演《即死之夏》开始,这么多年不管主配都一部没拉下。

说起叶修也是传奇,他最初的东家是当下领头羊那一批的嘉世娱乐文化,算是跟着老板白手起家,出道作就拿了那年的金狮最佳新人奖,此后一连三年问鼎最佳男主,所参电影也十分叫座,让嘉世赚得金盆钵满,这才有了后来嘉世的天下。

「我在这个夏季等你,你要记得我。」死去的少年永远停留在十五的夏天,在主角订婚的第二天开始不断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日正是立夏。

叶修分饰两角,一边是少年残忍可悲的执念,一边是青年自私惶恐的太平,虽然年纪还小,在化妆的帮助下把两边都饰演得入木三分。而这部片子的导演也很有意思,那时的嘉世没什么资金,《即死之夏》就是个小制作,他没去做个高冷的文艺片赚口碑,反而少女短裙黑长直校园暴力青涩性事到床戏擦边球出轨夜店野战同性恋什么元素耸人听闻上哪个,摆明一俗到底,朝B级片开开心心的致敬,除了当年化名叶秋的男主叶修跟制作不错的ost之外,都被影评人骂得狗血淋头,烂番茄指数一路狂飙,完全靠了影像出租店才勉强回本。

当然,后来此片随着网吧小电影兴起暗戳戳红遍大江南北,又重新剪辑上了排片也就是两三年后的事情。

不过叶秋之名如日中天的时候,却突然跟嘉世暴力解约,传说高额违约金赔上了半幅身家,然后沉寂了一年,才走一个五六线的兴欣经纪公司更名叶修复出。

楼冠宁想起这个就遗憾得心绞痛,他要是早一年投身伟大的娱乐事业多好,就能把叶修大神收进来了。

叶修身上八卦固然多,但这次聚餐是《地心事变》整个剧组的,各种八卦er见好就收,借着敬酒的名义问了几句开始转火,目标自然是现在俨然势头超越叶修的实力派偶像周泽楷。

相比叶修演艺生涯的扑朔迷离,周泽楷简直身家一清二白得不得了,十八岁在S市读大学,路上被星探看中加入Samsara影视娱乐公司。Samsara总部在法国,这是第一次在C国开分部,周泽楷形象好台风也意外不错,当即重金打造,众星捧月,短短两年把他捧上了第一的宝座。

两代巨星,际遇如此不同,是拿来感叹人生无常的最佳模板,再加上两人从各种方面都是彼此最大的竞争者,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他们针锋相对火花四溅,最好是在拍戏的时候打一架,让大伙看看热闹,写写报道。

事实上——至少在这个餐桌上——两人并肩而坐,气氛良好,没有给狗仔们什么机会。

“别的不说了,给我认真演,别又半途失踪换家公司再来一次。”坐在叶修左边的人说,她一身休闲打扮,长发挽起,也没化妆,露了两个黑眼圈,好在眉目清秀天生丽质,黑眼圈可以自行PS掉,正是本剧的剧本兼编剧,楚云秀。

她大大方方得靠着高背椅抽了一支细长的女士烟,瞥了叶修一眼。

叶修跟楚云秀早就认识,无奈地给靠过去为她打火:“不就是末日扫货吗,简单,我一个能打十个。”

这个话说得自信又真诚,可楚云秀总觉得被人给黑了。

《地心事变》的剧本也有点与众不同,楚云秀是边拍边写,写完了再给导演琢磨,完全是剧组的女王大人,一不高兴了,全剧组都要歇菜。何况大伙一看,连叶修都这么给面子,不由得更加给楚云秀面子,敬酒的人立刻来了好几个。

叶修给自己点起烟,深藏功与名,拿着一杯白水十分满意。

周泽楷偏头朝这位大前辈诚挚的笑了笑。

因为叶修的车坏了搭了周泽楷的车,两人一同晚到,所以现在这位巅峰偶像就坐在叶修的右边。

周泽楷这个人,在叶修看来,沉默寡言但领悟力非常高,对动作与情绪表达有他自己的方式与见解,长相拔尖,声音也不错,年纪轻轻有了这个地位一点也不意外,再说他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心境早就被磨砺得静如止水,所以对这位后辈没有什么恶意。

“小周,你不抽烟?”他以为周泽楷是被烟味给呛了。

周泽楷摇摇头,这时有服侍端了柠檬水为叶修添茶,一不小心也没看清楚是什么意外,盘子脱手掉下,透明水晶壶跌在地毯上,晶亮的水赫然泼了一地。

哗——


大雨滂沱,始未停歇。

周泽楷呆呆得望着窗外,这场大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刻没停,城市里四处都是汩汩冒出的雨水,似乎要把一年的份都补回来。

其实这是世界需要的大雨,干燥的土地和趋于干涸的河流,如有生命般,疯狂得汲取着清凉的水滴。在这个被大雨所笼罩的寂静城市,不知不觉已经充满隐秘的喧嚣,那些“人”所听不到也听不懂的咆哮与呐喊,在雨声里消弭无踪,顺着高楼炸裂的玻璃、破败错综的电线、肮脏破旧的屋檐,融入渐渐漫过了邮筒的积水。

周泽楷下意识得觉得危险,即使这些雨水看起来安静无害,可他一点也不想沾到,他只是默默得注视着他所能望见最远的地方,直到似乎在密集的雨幕里看见了一个……

庞大、沉默、可以触及雨云的灰影。

“??!!”

下一秒周泽楷已经弹起并躲在窗边,双枪握在手中随时可以出击。因为灰影太模糊,他无法准确判断灰影的距离而更加惊警, 这是新的变异生物?是雨水促成的吗?有没有攻击性?

周泽楷脸上不动声色,但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在这个突如其来的新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上帝似乎变成了学龄前的小孩,用他冷酷又奇异的想法带给沙之城新的规则。

只能小心。

一年下来,周泽楷也发现,除了自己,各种生物都在不断进化,不把人类算在里面的话,所有一切都生机勃勃,而且往往一个生物的进化,伴随着其他生物共鸣,也就是说,如果灰影真的是进化的变异生物的话,那么,自己身边的东西同样开始鼓噪了。

咔哒。

细小的轻响。

周泽楷这时心中反而一片波澜不惊的冷静,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越是战火纷飞生死一刻,他却越是清明。

吱——呀——

却是叶修走了进来。

周泽楷稳定的手略略一紧,又几乎手忙脚乱的放松,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叶修给爆头了——他这才想起,他有了一个同伴。

“起得很早啊,小周。”

推门进来的叶修像是没注意到周泽楷的全副警戒,把热好的橙汁与蛋饼放在桌子上,然后若无其事地停在窗前,伸手推开了窗,瓢泼大雨立即漂湿了窗棂和白墙。

他穿着军靴,身上却是不知道在哪个超市顺来的一套红白运动服,敞开的上衣里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叶修身材算不上健硕,没有赘肉,可也没有什么肌肉,颈线和都锁骨十分明显,神情总是保持着一种奇妙的没精打采,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但又什么都知道了。

——这并不是一个靠身手活下来的人。

周泽楷默默想。

“乖别怕,”叶修的额发都被染了个半湿才重新关上窗,不紧不慢的说:“在大雨停下来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

“为什么?”周泽楷忍不住问。

“直觉。”叶修见周泽楷不赞同的睁大了眼睛,才把后半句补完,“因为我是个哲学家啊。”

「幸存者NO2,叶修,自称是个哲学家」

周泽楷没有表达任何想法,他只是在心里默默觉得还不如不补完的呢,补完的理由真是更加不靠谱。



====

以防万一我还是强调一下

没有伞修_(:з」∠)_

伞哥跟叶修是好哥们

《即死之夏》以后会给周叶翻拍,大概是一个番外,讲的是一个青年A与少年B的思念斗智斗勇最后取得胜利的故事(并不

……所以连正文都没什么内容就想番外我还能不能好了……QAQ

 
2014-04-11
/  标签: 周叶
   
评论(14)
热度(123)
加班倒班加大姨妈前置 要死了